昔日携笔从戎,今朝解甲归校——访退伍女兵孔祥娣

2017-11-11 16:55:48来源:青春在线作者:张梦荧 钟玉燕浏览:

  短发精炼,五官端正,上身着一袭墨绿风衣,下身穿一条黑色长裤,衣着简单,却带有一丝茉莉花香般的淡雅、清幽,这便是法学院13级同学孔祥娣。她的故事源于2015年夏天发酵的军旅梦。那天,她整装待发,目光坚定地前往目的地——空军第一航空学院。

“每天完成“三个一百”的训练”

  在部队,士兵都要坚持严格的体能训练。而身为女兵的孔祥娣训练强度丝毫不亚于男兵,每天晚上背完条令,都要完成“三个一百”的训练:一百个深蹲、一百个俯卧撑、一百个仰卧起坐。每天伴着晨星入睡,迎着朝阳苏醒,叠豆腐块被子是她每早的必修课。孔祥娣深深迷恋着军人身上那份气质,坚毅却不失柔情,清风佛柳般深入人心。经历过艰苦的集训生活后,她变得似荆条般坚韧,如芒草般顽强。
  3公里的负重跑、凌晨3点开始的十几公里野外拉练,孔祥娣几乎每次都是第一。曾有一次部队举行比武竞赛,班长为她争取到了一个名额。当谈起这次比武时,孔祥娣讲道自己当时并没有想太多,每个人都想当第一,她也不例外,“我是一名军人,我不能倒下,我承载着大家太多的希望,我不能倒下”。最终她获得了比赛的胜利,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 “两年最深的体会就是充实,所有能获得的荣誉我都争取到了,我不后悔。”

“喂,嗯……挺好的……放心吧。”

  在军队,最难克制的是感情。“没人知道你那是汗还是泪,”孔祥娣说,“那时候什么都没有,只有头顶的一片天和脚下的一方地,每次抬头眼眶都热热的。”部队严格控制通话时间,每周只有短短的三分钟。远在外地的孩子和心心挂念的父母通过冷冷的电话联系,电话双方通常报喜不报忧。挂断后,电话两边不免又是哭泣。
  对于孔祥娣来说,母亲是她心灵的手杖,父亲是她行动的指路灯。父亲是一名老兵,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孔祥娣从小便十分独立,也比较能吃苦。在她当兵最低谷,犹豫是否还要坚持的时候,父亲对她说:“不管干什么都要干好,当兵就把兵当好,上学就把学上好。”没有相拥而泣的辛酸,也没有收拾行囊马上回家的退缩,父亲给予了她一针强有力的定心剂。

“回首向来暖心处,归去,两年同舟一生情。”

  这是她与部队离别之际战友送给她的诗。眼泪是热的,人心是暖的。在去年生日那天,平时不苟言笑的班长特地为她煮了一碗长寿面庆生,对于孤身在外的她是那样的温暖,欢乐。直到离去的那天,一切是那样的平常但又不平常,欢声笑语中总带有一丝悲凉。“孔祥娣,你是我的骄傲,带过你,我很幸运”,这是班长送给她的最好的离别礼物。

  孔祥娣朋友圈中有两条动态,“越收拾越难受”、“我送自己的退伍礼物”,配图分别是一张用过两年的课桌和叠放整齐的空军服、作战靴。人面桃花依旧红,虽然她离开了,但是她永远定格在了战友的记忆里。“走的那天,所有人都来为我送行,火车开动的那一刻,她们跟着火车跑起来,那时候真的是……”哽咽的话语渗透着她对回忆的眷恋与依赖,清澈的眼眸中读出的是她那份认真。

  谈及要怎样度过接下来的大学生活时,她说:“大三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吧,如有机会我想创业,现在已经在路上了”。她的眼里闪着对未来的期待。
  “昔日携笔从戎,今朝解甲归校。”对于山理,她想尽自己的力量传播能量,去影响更多的人。爱在左,韧在右,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播种,随时收获,将她生命的长途点缀得果香弥漫,感染更多穿花拂叶的行人。


责编:陈修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