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坚持之剑,赢生命之役

2017-11-12 12:34:09来源:青春在线作者:金蓉 马洁浏览:

  刘姗,现为山东理工大学法学院学生,2014年9月入伍至中国人民解放军63716部队,服役部队为太原卫星发射中心,2015年9月3日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2015年12月被授予个人三等功一次,2016年9月退伍。
  初见刘姗时,感觉她的性格很随和,很难把她和印象中面带严肃的军人联系在一起。谈起当初参军的初衷,刘姗说她从小就有参军的梦想,一直以来对军人都很敬佩,进入大学之后,她想体验一下军队不一样的生活,让自己的大学有种不一样的经历。她的这一决定也得到了父母的支持和同学的鼓励,于是在2014年9月,上完大二的刘姗选择了参军。
  在初入部队的前三个月里,刘姗进行了新兵集训,主要包括队列、体能训练和思想政治教育。刘姗说:“刚到部队时,感觉和自己想象的军队生活不太一样,太原海拔比较高,冬天很冷,刚开始很不适应。而且在部队里不管做什么事,总会有人约束着你,也会强制你去完成任务,就连起床吃饭的时间也会有要求,所以刚开始的生活是很痛苦的,甚至有过后悔放弃的念头,但是为了自己多年来的梦想还是坚持了下来。”集训时,刘姗严格要求自己,认真完成部队的工作,也改掉了当兵之前的一些坏习惯,三个月的新兵集训让刘姗从一名大学生真正转变成了一名合格的战士。

        在部队里,刘姗每天的生活都是固定的:早上六点半起床,出操,打扫卫生,整理内务,洗漱吃饭,然后完成部队安排的工作,晚上安排看新闻、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在部队里是不允许使用个人电子产品的,每个班有八个新兵,手机都会没收,但是八个新兵一共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用部队的手机轮流给家里打电话。刘姗告诉记者,她们当时的原则就是报喜不报忧,刚开始打电话时难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会哭,但是部队有规定,作为一名军人,打电话不准哭,否则整个班级的新兵都会受到惩罚。在不能打电话的时间里,刘姗经常给家里写信,告诉家人自己在部队的日常以及发生的新鲜事。之后刘姗的母亲告诉她,家里人都是一边读信一边痛哭,两年里他们对女儿刘姗有着深深的不舍与思念。
        2015年6月,经过选拔,刘姗被安排到北京阅兵村参加全封闭式的阅兵训练。刘姗说:“那三个月是当兵最苦的时候,七八月份的时候,天气很炎热,毫不夸张地说当时我们往地上磕了一个生鸡蛋,过一会儿就熟了。”在这么炎热的情况下,刘姗和队友们上穿衬衣、长外套,下穿裙子和牛皮长靴,在烈日下站两三个小时不能动。在问到是什么让她在如此高难度的训练中坚持下来的时候,刘姗说,是意念,是她十多年来对军人的崇拜与敬佩。
        刘姗告诉记者,当兵两年里,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阅兵当天的情景,这是她永远也忘不了的。“9月3日阅兵当天,在长安街上,我们部队受阅完毕返回的时候,很多群众站在路两边观看,有孩子、大人、老人甚至还有医院的病人,他们为我们鼓掌欢呼、竖大拇指,那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那一刻觉得特别骄傲,自己再苦再累的付出也是值得的。”刘姗再次谈起当时的情景,眼睛里依然满怀着骄傲与自豪。

        阅兵回来后刘姗担任副班长职务,协助班长管理班级,帮战友们检查整理内务。在部队里,战友们互相帮助,互相安慰鼓励,感情特别纯粹。刘姗说:“刚下连队的时候老兵管的很严厉,战友们心情都特别压抑,我们就互相照顾,有时战友回来晚了,我们就会把她的被子铺好,让她回来后可以直接睡觉,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却是十分暖心的,也是我们在部队里相互照顾彼此的一种方式。”“和你一起享过福的人,你不一定能记住,但和你一起吃过苦的人,你一定能记住。”这大概就是战友情的本质吧。

         经过两年的军营生活,刘姗改变了许多,也对军队产生了深厚的情感。当自己的军衔被卸下,当所有人站在礼堂前,当宣布退伍命令的时候,刘姗觉得自己真的长大了。退伍的前一天晚上,刘姗在宿舍大哭了一场,她对部队有着特殊的情怀,对战友有着深深的不舍和眷恋。想着自己再也不能以一名军人的身份穿上军装,刘姗十分难过。但当队长想让刘姗留队时,刘姗说:“还是回去吧,再去体验一下我的大学生活。”
        作为一名退伍军人,刘姗想对新兵们说:“刚来到部队不适应是很正常的,但是想要蜕变总要经历些磨难,坚持过后,你会发现一个新的自己,一个成长了的自己。”其实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经受磨砺,无论什么样的困难,只有持之以恒,才可以享受到成功的喜悦。现在刘姗仍然会坚持锻炼身体,甚至在雨天,也会坚持去操场跑步,刘姗说,这已经成为了她的一种生活习惯。
        刘姗是一个随性的人,她很喜欢旅游,曾经独自一人去过三亚旅行,刘姗坦言,如果未来有机会,想走遍全国的每一个地方。现在的刘姗是一名大四的学生,正在准备考研,步入更高的学术殿堂。在问及现在是否后悔当兵时,刘姗坚定地说:“绝不后悔。现在每当谈起自己当过兵的时候,我仍然会有一种深深的自豪感。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这句话对所有的军人来讲都是正确的。”

责编:陈修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