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打破医患罗生门

2017-09-12 15:28:54来源:青春在线作者:王玉婕浏览:

  一提到妇产科,大众想到的会是生命、母亲、喜悦这样美好的词汇,可近日随着陕西榆林一名产妇生命的陨落,让我们不得不开始正视生育背后的痛苦、折磨。可本来对两条生命应有的哀悼在医院和家属的纠纷中开始陷入医患的罗生门,生命悲剧慢慢变质成一场舆论狂欢。
  悲剧发生后,医院发文称产妇自杀和医院医疗无关,家属指责医院监护不到位,事件当事人各执一词,一时间事实真相成迷。悲剧已经发生,除了是非对错,暴露在我们眼前的还有医患之间越来越难调和的矛盾。

  随着医疗制度的发展,医院调解机制逐步完善,医患相关法律规定逐步成形,但医患纠纷依旧层出不穷,医患双方关系的不对称性则是造成纠纷的主要原因。这种不对称表现在多方面,医患交流信息不对称、患者有损必赔思维与医疗伦理的不对称、医患双方问责标准不对称,这些不对称因素在医患之间垒砌高墙,“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的沟通方式也让医患关系陷入恶性循环。

  医患罗生门的存在是现有医患矛盾的具象表现,如何缓解医患矛盾是当今社会亟待解决的问题,而打破医患罗生门则需要医院、患者、社会多方来共同助力。

  《周易》中有“人之所助者,信也”。信任是第一个需要直面的问题,患者对调解机构公正性的质疑、对医院担责的不信任让他们在自身利益受到损害时下意识地选择了暴力冲突,让双方矛盾激化。打破不信任需要医疗程序、医院问责的透明化,需要患者给予更多的理解,医患关系实质上是生命健康利益共同体,只有医患双方互相鼓励、患方积极配合,才能为患者争取更大的福报。维护医患这对利益共同体的良好关系,需要医患双方的共同努力。

  医患矛盾的激化除了医患双方的交流不对称外,还有社会舆论的外部渲染。进入大众媒体的医疗事件,往往会接受网民们的主观评判,在某些方面寻找共鸣,但这种舆论导向具有不确定性,很多时候并不是建立在相互理解,客观公正的认知和处理具体的情况上。榆林产妇自杀事件的最大受害者是产妇,但公众却在医患双方互相指责的口水战中看戏看的不亦乐乎,而忽视了对两条无辜生命应有的哀悼与警训。现有的制度框架、法律体系,为何不能保护一个在阵痛期苦苦挣扎的年轻母亲,这是社会需要关注的问题,也是舆论应该刺痛的点。
  解决医患关系还要注意防范,医生除了理性的救治,还需要对患者给予关怀,患者也需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给予理解。正如现代医学之父威廉•奥斯勒曾说:“在医学与医疗上,所有的东西今天几乎都已经改头换面,但多少个世纪以来,我们所思考、关系的生命本质却一点都没有改变。”

  不论医患关系如何,医患的共同目的都是为生命护航。打破医患罗生门,才能为生命提供蓬勃的土壤,医患关系才能获得新的定义。
 
 

责编:王玉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