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光影】《罗曼蒂克消亡史》 :枪炮与玫瑰

2017-11-19 10:02:44来源:青春在线作者:王玉婕浏览:

  上世纪四十年代的老上海,醉生梦死的温柔乡,快意恩仇的十里洋场,萦绕着喋喋不休的吴侬软语,四处是精致的长衫旗袍,在这里优雅与鄙陋互衍,繁华与衰落共存。程耳选择了上海滩,带着自己乌托邦式的艺术理想,用非线性叙事的手法、上帝全知的视角、碎片化的镜头向我们讲述了老上海黄金时代的罗曼蒂克史。
  杜月笙曾说:“人生有三碗面最难吃:体面、场面、情面。”在老上海中浮沉的人们追逐着自己的罗曼蒂克,腔调、讲究、体面,矜持敏感,克制疏离。以陆先生这一类的人为代表,他们恪守着老上海的规矩和讲究,维持着他们内心的秩序。无论是杀人威胁、流氓镇压工人还是调情谈爱,在战争面前个体总是显得虚弱无力,“陆先生”们苦心维持的一方天地被枪炮摧毁。谈判遭袭、灭门之灾、重庆避难,他们看着身边的“玫瑰”们一朵朵凋零而又无力挽救。在战争的枪炮面前,他们的“罗曼蒂克”被撼震成一盘散沙,随着历史的风一点点消亡着。
  “我要的是一个有偏爱、有憎恨的男人,我不再喜欢你了。”话如其人,小六是那朵最鲜艳也是刺最多的玫瑰,俗气高贵,天真善变。从最初娇嗔的“花痴”沦为渡部欲望的发泄口,“美好”被毁灭了,“罗曼蒂克”被消亡着。这种罗曼蒂克式的消亡在某种意义上是暴力对浪漫的施虐,不论这种暴力是肉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记忆犹新的是在背景乐《你在何处,我父》中,载着小六的汽车慢慢驶离上海,回首,是无限眷恋缱绻。她离着自己罗曼蒂克的温巢愈来愈远,浮华不再,黑暗降临在所有人的身上。一如《日出》中陈白露的呢喃:“太阳升起来了,黑暗留在后面。但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其实,每一个小人物的背后都有自己的罗曼蒂克,有自己的抉择和取舍,也有生逢乱世的悲凉和无奈。当文明浪漫遭受战争和暴力的蹂躏时,人性的鄙恶和阴暗面在礼崩乐坏的时代阴影下慢慢滋长,凶相毕露。

  “罗曼蒂克”在时代的浪潮中一点点走向毁灭,但经历绝望的炼狱后,总会有涅槃重生的那一天。
  导演程耳说:“我觉得我们叫《罗曼蒂克消亡史》,一方面是说美好的东西的消散,但罗曼蒂克的精神永远是存在的。”这种精神更多的不是罗曼蒂克本身,而是在消亡中那些值得留恋和缅怀的美好的人事。马仔大哥对小弟的护佑,童子鸡对善良妓女的爱恋,小五为爱献身,吴小姐成全犬儒丈夫······每个人物都在恪守着自己的“罗曼蒂克”,是一种对忠诚的护卫,对生命的坚守,更是一份对爱的信仰。
  一如《布达佩斯大饭店》中古斯塔夫·H说的那段话:“微弱的文明之光,仍存留在这野蛮的屠场里,这就是人性。这确实就是我们这些谦逊、卑微、渺小的人可以提供的。”不论是枪炮还是玫瑰,浩浩荡荡的时代浪潮下,汹涌的永远是人心的暗流。唯有乘风破浪,一直抗争,才是真正的“罗曼蒂克”。

责编:彭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