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光影】《一个勺子》:善良的人是勺子

2017-11-09 15:20:07来源:青春在线作者:马洁浏览:

  看完电影《一个勺子》之后,内心并无所以解,甚至有点不明所喻,但随着深入的思考,故事平凡却折射出了当今社会的整整主流黑暗现象。 
  
  《一个勺子》是由陈建斌自导自演的处女作,改编自短篇小说《奔跑的月光》,“勺子”是西北方发音,意为“傻子”,农民拉条子(陈建斌饰)金枝子(蒋勤勤饰)那给监狱的儿子减刑求助,大头哥(王学兵饰)却被骗了5万块钱拿条子去镇上找大头哥为遂。偶遇了故事中的勺子(金世佳)拉条子看他可怜,便给了他一个包子。勺子拿了包子开始锲而不舍的跟着拉条子。拉条子恐吓他,却不见效。没耐心了,便用暴力驱赶。但这不解人言的依旧继续跟着拉条子,最后跟到了拉条子的家中。拉条子,因为天气极寒,怕冻死勺子便一时动了善心跟老婆金枝子商量,将拉条子带到了羊圈过夜,几夜过去后,拉条子和金枝子的善,让勺子有了家的感觉,开始叫金枝子妈。这一举让因儿子锒铛入狱的拉条子夫妻多了一种安慰。
  拉条子便开始帮勺子寻求帮助,求助于村长、警察无果后便帮着勺子剃发洗澡,又去照相馆照相,并发了失人招领。很快,大头哥便开车将一个来路不明的男子拉来说是勺子的兄弟,那个人硬塞给了拉条子钱,便着急的带走了勺子。过了几天后,一对蒙面的男女,又来到了拉条子家中要他们交出勺子说他们才是勺子的亲弟兄。还用官司来恐吓拉条子夫妇,听说了拉条子当时收了钱之后,便咬定他是贩卖人口将勺子卖掉了。还收走了拉条子的钱,好心却成了坏事,大头哥每次只有一侧面出现,不多说几句话便让拉条子下车,最后不胜其烦。将钱还给了拉条子,但拉条子却有太多的想不通和无奈。最后穿上了勺子的破大衣,带上了勺子的破遮阳帽,成为了又一个勺子。影片涉及广泛,拉条子,金枝子代表了善良淳朴的农民。影片一开始就出现了羊,代表了拉条子这一类人,善良,但却只能任人宰割,讲的很现实,拉条子做梦杀死了自己,无意于在暗示善良的人不会被接受,三哥接受不了,村长、警察甚至勺子都不会接受,警察所代表的一类人是体制内的,不多说,不多做,不惹麻烦。除了给拉条子倒水让座。从不管其他的事情,有什么事都推掉。但在现实确是正义的代表。一句勺子也享有公民权便脱身无责。村长是基层的恶的代表,亦是代表体制外的人不多说多做,只要不触及到自己的利益,便不管闲事,他老家的恶犬便是恶人基本性的写照。无利可图便不用心虑,三哥是一个普通人,他剧中不停重复的一句现“在谁不知道说谁老实说,谁是好人,就是说他是个勺子。”充分体现了对无奈的社会现象的感叹,村长的“人善被人骑”和警察所教的驱赶勺子的方法。无不体现了这三个人对于善良的排斥他们的间价值观中勺子等于善良,善良的人便是勺子。
  特别值得提的是剧中两次出现了小孩儿打勺子的场景。这是导演的用心良苦,同时反应出了导演对下一代人的担忧。
  影片很接地气,没有奢华的场景,炫目的特效,简简单单,一切的一切都我们这作为一个旁观者,以围观的方式演绎。剧中的服装和道具,还有定妆都很朴素致甚至有一些“土”,但是这恰恰能将这个故事完美的体现在我们的面前,让我们觉得更拉条子想不通,弄不懂,他不会所谓的生存之道,更不会去运用潜规则,他心中直白,认死理,她总想把明规则、潜规则打成一条规则,所以他不理解一些行为,所以他更难办成一些事情。他的直白和求知会不停地触及到其他人辛苦经营的利益方式。因此被他人所不容 。
  本末倒置的恶行价值观贯穿剧中,好人并不一定有好报。观影过程中,我总觉得内心压抑  或许还是太年轻所经历的事情太少,人情私事和生存之道,这里的必修课所学的还太少。或许让自己变得勺一点,不是太坏的事。
  故事中儿子减刑了,5万块钱回来了,本觉得结局会是一个美满的结局。但确实是戏剧性的雪球砸在脸上“咚”的那一声。
  拉条子有太多的不明白:一个勺子,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愿意成为他的家人?想不通为啥别人找村长办事就可以那么顺利,想不通警察为什么会对自己的问题这么不上心,大头哥把钱给了他以后,他又想不通:为什么事办成了钱他却不要了。事确实办成了,但钱却回来了。太多不明白变他不由自主的带上了那个破帽子。成为了又一个勺子……
  这个设计让我觉得故事更富有文学性。恰如头尾呼应,从头到尾的黑色幽默都让我感到压抑,反映出了太多的不公平和人的。不善良、自私和社会的黑暗。但是在黑色幽默穿插其中的过程当中。电影当中的所说的故事不流于说教,电影将人性的丑恶剖在我们的面前。让我们去了解从中汲取教训,讽刺了当今社会一些不公平的现象。我觉得寓意深远,好的作品不应该孤单,所以我强烈推荐。
 

责编:彭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