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光影】简评《红楼梦》影视改编中的功与过

2017-06-30 09:56:49来源: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作者:常文馨浏览:

  将名著搬上银幕是艺术家们对经典心怀敬畏的复活和重塑。对古典名著的影视改编无疑是任重而道远的,因为这不仅涉及到名著本身的思想内涵和审美意识形态的表现,还需要考虑到当代观众对著作的理解和改编影视剧的接受。
  《红楼梦》的影视改编更是一大难题,暂且抛开大众对87版红楼几十年来反复重播的洗脑轰炸不谈,单就作品本身而言,《红楼梦》本身结构宏伟且细密,人物庞杂,情节复杂,场面纷杂,要想漂亮地演绎这一部作品,必须要有强悍的人力、物力与财力后盾作支撑。也正因为其本身情节的环环相扣,人物众多又性情各异,最重要的是《红楼梦》思想内涵的丰富和深蕴,又令这部作品很难如《西游记》、《聊斋志异》等古典名著般以电影的形式改编呈现出来,影视剧实属最合适的改编形式。因此,我就当今受众最广的两部《红楼梦》改编影视剧作品为例,以“忠于原著”为基本原则,主要以对比的方式简要评析87版红楼与10版红楼影视改编的功与过。
一、软文化的理解与探究
  首先,在情节处理方面,两部作品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不同的方向。87版《红楼梦》由王扶林导演,周汝昌、王蒙、周岭、曹禺等众多红学家支持,前二十九集基本忠实于曹雪芹原著,后七集没用高鹗续作,而是根据前八十回的伏笔,结合当时的红学研究成果,重新构建结局。新版《红楼梦》以程伟元百二十回本《石头记》作为蓝本,采用了部分高鹗的续书情节,由主次两条矛盾线索构成,一条是以宝、黛的爱情为中心,另一条线索则是以宁、荣二府及其社会关系为中心,由一些彼此独立而又互相关联的情节组成的副线。这就为两部整片定下了基调和主题。
  整体来说,它们皆以改造原著为改编理念,既表现原著精神又表现改编者主体意识,着重表现编导对原著的阐释和改造。87版《红楼》着重在内容和意蕴上追求与曹雪芹原著的契合,虽说对于后七集的改编,文学评论家褒贬不一,但是敢于突破承袭百年的枷锁,勇于挑战传统思维定式的创新、求真态度绝对是有价值的。相对来说,10版《红楼》在情节上改动不大,主要为原著的故事情节的再现。
  另外,我一直相信“细节体现理解”。在细节处理上的用心往往最能反映导演和编剧对于原著的理解程度。例如在《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一回中,贾珍听从宝玉的建议来到贾府请王熙凤帮助协理秦可卿的丧事。当时在场有五个人,邢夫人、王夫人、凤姐、贾珍、宝玉。原著中,贾珍先是将来意向两位夫人说明,邢夫人交给王夫人决断,王夫人怕凤姐未经过丧事料理不清,想婉言相拒。这时候,87版红楼在这里别出心裁地多切了两个镜头,分别是凤姐和宝玉的面部特写,凤姐与宝玉都表现出着急的神态,分明体现出焦虑的情绪。后贾珍言辞恳切,王夫人也动了心,加上凤姐一番好语劝慰调和,王夫人便也不做声了。贾珍把宁国府对牌命宝玉交与凤姐时,凤姐不敢接牌,只看着王夫人,直到王夫人张口答应,她才接下这牌。临了,贾珍问凤姐:“妹妹还是住在这里,还是天天来呢?若是天天来,越发辛苦了。不如我这里赶着收拾出一个院落来,妹妹住过这几日倒也安稳。”凤姐道:“不用。那边也离不得我,倒是天天来的好。”我们都知道,凤姐虽有权有势,但是在两位夫人面前却还是一个小辈儿,凤姐也是一个极会看眉眼高低的人,她明白在长辈面前轮不到她来拿主意,即使她心里十分想借此事卖弄一下才干。贾珍同样懂得这个道理,于是来向两位夫人请示而不是直接找向王熙凤。在表现这一情节时,10版红楼将镜头的画面多放在了贾珍与凤姐身上,两位夫人的眼神交流一笔带过,直接突出了凤姐的反应。最后甚至用了一段旁白“那凤姐素日最喜揽事办,好卖弄才干,虽然当家妥当,也因未办过婚丧大事,恐人还不服。巴不得遇见这事。”来展现其心理。而87版红楼却充分考虑了其中的人物关系,王夫人的神态及与邢夫人的眼神交流给予了充分表现的空间,对于此时作为“配角”的宝玉也交代了镜头,气氛的起承转合烘托得恰到好处,对于凤姐,接到宁国府的对牌时那种爱不释手,回贾珍话时的干脆利落,凤姐的心理活动便也突出和明了了。
  显然,在对于作品的理解、情节处理与人物心理的刻画上,87版红楼梦还是更高一筹。
二、硬文化的设计与雕琢
  布景和音乐的设计是对于文化内涵和情感基调最直接的表现。老版《红楼梦》有三分之二一直是喜庆的色彩,暖色为主,所以音乐的配用也由这上面来,布景偏写实;新版为了突出这是一部“悲剧”,用了很多空灵典雅的昆曲唱腔,勾勒出幻缈的景象,冷色使用较多,才使得有了“鬼片”的感觉,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感觉十分强烈,布景偏写意。两部作品都沿用了曹雪芹“草蛇灰线,伏延千里”的办法,各有特色。
  87版《红楼梦》的音乐创作者王立平曾说:“有什么样的人物,说什么话,讲什么样的故事曹雪芹写得分明;人物穿什么衣服、住什么房子,曹雪芹写得仔细;吃什么用什么都明明白白。唯独音乐,翻遍红楼梦没有一个音符!只有我要创作的音乐才是真正的无中生有。”怀有如此对原作高度默契的意识和创作的热情,王立平的确创作出了一首首不朽的红楼名曲,不论是片头片尾曲、插曲还是对诗词的改编都极富韵味,尤其是原著的唱词的改编在我看来尤为成功,音乐与小说中的诗词结合起来,既保留了小说的文学性元素,又拓展了电视画面的意蕴,如《好了歌》、《葬花吟》。音乐使语言增强了象征、暗示的功能,突出人物命运、性格的特征,创造出小说中没有的意境。10版红楼的配乐显然用心不足,但是吟哦等戏曲元素的唱腔也可称得上一亮点,因为《红楼梦》中本就介绍过园子里的人爱听戏,逢年过节都要点几支好听的戏来欣赏,在配乐中加入昆曲的元素也可称得上是“忠于原著”的表现形式之一。但是,在传统戏曲的音乐中有时又加入后现代音效以营造喜剧效果就实在有些格格不入了,非常容易给观众造成“出画”的违和感,在我看来确为一大败笔。
  在选角的问题上,87版《红楼梦》的确做得更用心一些,尤其是林黛玉的饰演者陈晓旭,本身就是诗人且自带一种忧郁气质,罥烟眉、含情目还有那瘦削的肩膀都与原著中的人物高度一致。王熙凤的饰演者邓婕虽没有丹凤眼和吊梢眉,但经化妆后眉宇间的厉害还是颇有几分的,说话伶牙俐齿,眼神犀利。新版红楼梦看似并没有强调在妆容方面对人物塑造的差异,同等级身份的人妆容相近,但也十分精致淡雅。只是演员的气质和台词功底较为薄弱,宝玉和黛玉缺少了一股灵气和风流。
  10版红楼中运用了许多进步的摄影手法和图画处理技术,使得87版红楼中未能表现出的宏大场面彰显了出来。如太虚幻境、贾母大寿、元宵夜宴等,给人极大的视觉满足感。贾府的繁荣富贵、仙境的虚幻缥缈满足了观众的想象。
  总的来说,10版红楼梦在硬文化的设计和雕琢上比87版红楼有了明显的进步,但就对原著的解读和创新等软文化的探究方面的突破上却显得有些迟滞,对于古典名著的改编,应首先基于对原著的充分理解和把握其精神的基础上,借助现代化技术帮助其表现,软硬实力结合,才能更好地对经典进行再创造。
  反观几十年来我们对于《红楼梦》影视改编的探索和研究,成绩与进步让人骄傲,落后和不足也清晰可见,任何一部改编作品的问世都绝非易事,我们都要抱有欣赏与批评并存的态度认真在这条漫漫其修远的路上,上下求索。

责编:彭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