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光影】《神奇女侠》:乱世与英雄

2017-06-06 11:35:59来源:时光网作者:康斯坦丁1900浏览:

  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在IMAX银幕上看到了心心念念的《神奇女侠》,无他,只是因为在《超人大战蝙蝠侠》中,神奇女侠的惊艳登场,几乎夺走了我所有的目光。盖尔加朵的扮相加上施耐德为DC打下了各种暗色滤镜,几乎让人止不住的舔屏,太好看了。电影本身节奏张弛有度,文戏有趣,而目前DC宇宙的武戏还从未让人失望。对战争还原的非常有质感,很多场景,如果不是神奇女侠的提醒,真让人以为这是一部战争正剧。除了加朵之外,派恩比他的柯克船长还帅,一种配角也都特色鲜明。颜值加腿长无敌的加朵,配上不谙世事又纯真正直的人设,幽默的点配上DC的黑暗系审美,无疑弥补了DC前作的娱乐性,怪不得口碑大爆。然而,电影在感动我之余,竟然让我想到很多政治哲学中最重要的争论,让我对电影的理解更为深入,也让我明白,为什么DC漫画的设定这么多年经久不衰,更成为全球性的流行文化。原因是这些设定中隐含着人类生存所面临的永恒困境。

  一、天堂岛与理想国
   戴安娜和她的亚马逊族人,生活在天堂岛上。整个世界观的设置来源于希腊神话,天堂岛中的人对人和世界的理解,和古希腊城邦时期的人一样,他们奉行一种共和主义的信念。

  什么是共和主义呢?简而言之,共和主义是一种对人和人类社会的理解。它认为,“人天生是政治动物”,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在政治共同体中,过集体的、政治的生活。人如果脱离城邦,“非神即兽”,不成为人。人生活的所有意义在于,在共同体中实现自己的潜能,发现自己,实现自己,用自己最大的勇气和努力去维护正义,善和美,去追求卓越,去获得荣誉。这意味着,一个人的人生意义在于在共同体中获得荣誉,成为“英雄”,感到光荣,成为一个体面的,受人尊敬的人。戴安娜就是这样一个人,她对人和世界的理解就是,每个人都要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做出好的东西,得到荣誉。所以,在火车站,当她第一次吃到冰淇淋时,她对卖冰淇淋的人大喊,“你真是个光荣的人,你应该为你感到自豪”。在她看来,做出好东西,追求卓越,就能得到荣誉,而荣誉是一个人最大的意义。

  共和主义因为其对共同体的强调,在很多方面有助于改善对现代这种“原子化的个人”的社会,受到了很多哲学家的追随。但共和主义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很多重要的品质只能在于敌人和邪恶的斗争中才能体现,比如勇敢、坚毅。在古希腊时期,这非常正常,因为数百个城邦之间经常面临战争的威胁,为各种英雄人物提供了舞台,让他们彰显自己的卓越,成为记录在历史中的人物,流传在神话中的英雄。而在现代社会,我们追求的是和平、秩序和效  率,此时,不需要战士,那么人要怎么获得人生的意义呢?这意味着,如果世界真变成了阿伦特的“理想国”,那么在一个没有邪恶和敌人的世界,哪里来的英雄,怎么获得荣誉呢?

  戴安娜之前面临的问题就是这样,她要成为伟大的战士,可是如果一直和平,她就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但和平又是人们所追求的。

  二 、鲁登道夫的“恶人逻辑”
  当然,如果始终和平,哪还会有故事。和平被打破了,戴安娜来到了人类社会,开始了与邪恶的斗争,成为她想要成为的伟大战士,保卫她想守护的人类。与反派鲁登道夫的打斗中,鲁登道夫说了一段他的“恶人逻辑”,具体的对白我已记不清,但大致意思是,只有他发动战争,只有在战争中才能激发人类坚强的品质。他的话,其实是很多反派的内心独白:“如果没有我的邪恶,怎么能够映衬出你的正义”!

“乱世出英雄”很多不同文化系统都有这句同样的话,可能很多人小时候都做过英雄梦,而英雄一定得在乱世,得有敌人,最好是邪恶的敌人,越邪恶越好。然而当真的到了乱世,虽然有英雄,但还有更多受苦的普通人。蝙蝠侠就总是面临这样的困境,因为他的存在,哥谭是最危险的城市,没办法,谁让他是英雄呢!

既然只有敌人和邪恶的存在才能让共同体更团结,让人更有机会获得荣誉,那么敌人是谁呢?邪恶到底是什么?

  《神奇女侠》中,一个重要情节是,起初神奇女侠受到的教育认为,人类是美好的,战神阿瑞斯妒忌宙斯喜爱人类,诱惑人类作恶。邪恶的源头都是阿瑞斯。党戴安娜来到人类世界以后,她发现事实不是这样的,人类本身不是纯洁无瑕的,人类本身也有邪恶。她的信念轰然倒塌,认为人类不值得她拯救,好在派恩太帅,且对人和世界有自己的理解,他告诉戴安娜,人就是这样,不完美,但关键在你相信什么。这个故事本身可能听起来很熟悉,因为它背后隐藏着政治哲学与神学中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价值世界是否相互融贯,是否只有一个全能全知全美善的神?

  在基督宗教的发展历史中,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是,如果上帝是全能全知全美善,那么为什么会有邪恶存在呢?如果上帝已经知道了人要背叛他,为什么还要造人呢?

  为什么会有邪恶存在?主流一元论的神学认为,邪恶本身不是独立存在的,世界上没有“黑暗”,“黑暗”只是“光明”的匮乏。世界上也没有邪恶,邪恶只是正义的不在场。当然,这种解释在逻辑上是成立的,但并没有给人带来更多的理解。更多人的思想中,接受了古老的多元论神学。他们认为,存在一个和代表光明对立的代表邪恶的神。无论这个神是撒旦、阿瑞斯还是其他谁?他们可能是主神创造的,也可能本身就是独立存在的,但他们都是一种异质性力量。托尔金在《指环王》中坚定支持的就是,善与恶的区分的真实性,以及我们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追求善,打击恶。这种解释的优势是符合人们的直觉,但问题是,一旦存在二元论,那么,那个无所不能的主神就不是无所不能的了,我们的世界永远无法取得真正的和平与安定。

  如果上帝知道人类要背叛他,他为什么还要造人呢?为什么上帝要造善恶树?为什么上帝不把人造的完美无缺?这个问题可能是所有文明都面临的困惑。最经典的解释是,上帝知道人类要背叛他,但上帝出于对人的爱,他让自己的独生子去拯救人类,这更说明了上帝对人的爱。这种经典解释解决了上帝是全能全知的悖论,但回避了一个问题,上帝为什么知道了还要这么做?一个更好的阐释是,上帝知道人会吃善恶树上的果子,上帝知道人既可以选择善,也可以选择恶,上帝希望人类自己选,而且在经历苦难和磨炼时,越是困难,越选择善的,更能彰显人类身上的伟大。在选择中,人类实现自治,一种自我依靠内在理由去要求自己行动的价值,在自治中,人类闪耀着上帝的光辉。

  所以在电影结尾,派恩告诉加朵,人类就是这样,他们可能不完美,但关键在你选择相信什么。加朵最后在派恩的感动和激励下,选择相信人类,从此成为人类的守护者。

  四 余论

  人们追求文明,安全,效率,和平,这些在是人类追求的价值,可真获得了文明,安全,效率,和平的话,人们面临的问题可能是不知道要干什么了?不知道怎么才能追求卓越,怎么样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怎么成为传说中的英雄?《搏击俱乐部》之所以伟大,就是在讨论这个问题。这种矛盾,这种人类生活中的永恒困境永远激发着所有的人的想象。为什么DC的角色如此深入人心,我想不光是因为颜,更多的是,超级英雄电影背后,是一些困扰着人类数千年的难题。

责编:孙伟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