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光影】《灵魂摆渡之黄泉》:只在朝朝暮暮

2018-06-07 19:54:40来源:机械工程学院作者:高梦浏览:

      《灵魂摆渡之黄泉》讲述的是末代孟婆三七爱上生父取其一窍精魂捏造成的少年长生并为他死去的故事。孟婆在自古以来的神话传说故事中大多凄美哀切,此剧亦不例外。剧情画风起伏多变,虽为网剧,资金紧张,拍摄出的效果仍值得一赞。  
  三七这个名字取得很有深意,三七入药,味甘、微苦,中正平和。寥寥几个字说的是药效,却也足以概括孟婆的千年岁月了。长生取自世间万物,“惟情不死,即为长生”。“长生”亦为是世人所追逐的,故事也是因为一群心术不正的人为求长生而引起的。长生此名不仅概括了男女主角的爱恨情仇,亦升华了影片主题。
        电影前部分画风诙谐幽默,笑梗频出。后部分随着剧情发展渐渐由喜转悲,过渡得当。影片剧情虽老套陈俗,但剧本台词颇具艺术性,为其增添食色。三七因失去一窍精魂而从小便不如历代孟婆美丽聪慧,反应迟钝,憨态尽显,熬制的孟婆汤也奇臭无比。使三七缺失一窍精魂,从另一方面来想大概是编剧在故意嘲笑小三七一窍不通罢了。
        全剧女主角三七的情感线是以一颗曼珠沙华的种子为线索。小三七从无名氏那儿得到曼珠沙华花种子,在孤无一人的八百里黄沙黄泉境地与其相依为命,日日苦心照料祈求花开。而后遇到长生,在他的指导栽培下花朵逐渐正常生长至开花。曼殊沙华代表的不仅是三七的爱情发展还代表了三七的心性生长。最后的曼殊沙华开花了,却被踩灭了,也代表了三七的梦随之而醒,她不再痴傻,她的心境通透,暗喻着她的生长改变。
        影片中处处埋藏伏笔,使得剧情衔接融洽而不显突兀。母亲孟七临死时的告诫她,唯有阿罗汉的血能杀了,也奠定了孟婆三七最后的自杀。缺失的一窍精魂与长生身上的异香相应,长生与三七的姻缘羁绊也得以解释。长生被三七撞破日日来黄泉的原因及画卷,也是为结局的发展做准备。情节环环相扣,逻辑缜密,可以看出编剧煞费苦心。
  三七想每时每刻都和长生在一起,在剧中有言,“没什么缘故,只是我见你生得好看,闻着香甜,便心里欢喜,你若多来一时,我便多欢喜一时。”情话如此,虽腻人却也与结局鲜明对比,更显心酸。在结局那一场变故中,她没有恨长生,而是把自己的五窍都给了长生,以己之命向冥王求得长生的一纸赦令。这种爱情正应了她自己的那句话“如意郎君……需我真心喜欢,唯愿他好;他好时,我便开心,我好他不好时,我不开心;只要他好,我好或不好,我都开心,那方是真的喜欢,那方是真心地悦爱一人”。
        “我是你头顶的云,是你耳畔的风,是你涉过潮来潮去,是你眼中烂漫山花。亦是你行过的万里山河,此刻,我亦在你的眼中。你亲手所植的八百里曼珠沙华,每一株都是我。“此处与《大鱼海棠》中湫之言“我会化作人间风雨陪在你身边”有异曲同工之妙。幸福莫过于朝暮相伴,简单皆好。
        愿有人与你立黄昏,有人问你粥可温。朝朝暮暮,春日赏花,夏夜饮酒,秋日品茶,冬晨温粥,如此罢了,如此足矣。

责编:彭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