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光影】《等郎妹》:岁月等郎归

2018-05-19 13:29:00来源:青春在线作者:贾文璐浏览:

在美国大片和青春怀旧电影充斥市场的现在,人们通常不会选择去看一部这样以传统文化支撑的电影。如果不是传统文化课的缘故,可能小编我也不会有机会接触这样一部电影。
  这部电影讲述了传统陋习下带给“等郎妹“这一群体的一生悲哀。“等郎妹”是中国解放以前客家山区一种畸型的婚俗,年幼女孩嫁到没有男孩的家中,苦苦等待婆婆为自己生一个丈夫。20世纪30年代的客家山区。客家女润月幼年丧母,八岁那年,润月便被无力抚养她的父亲送到王家做等郎妹。

 

电影开头以一位阁楼里日复一日的数了一辈子豆子,以此来消磨等待丈夫的老妇人切入,像是刻画了等郎妹最常见的命运。整部影片都像是一部纪录片,没有刻意的渲染等郎妹的悲哀,但从她们的生活点滴和几个不同人不同的机遇相同的悲惨结局中,我们看到的是封建陋习带给女子的伤害与痛苦,看完只会感到无尽的唏嘘与悲凉。片中以润月为主要人物,讲述了润月十岁被卖到王家,等待婆婆为她生下未来的“小丈夫”。而他,还算幸运的降生在了润月来到王家不久,取名“思焕”。润月想母亲一样把思焕带大,在润月心中,她深知这个小孩子将会是她今后的依靠和支柱的丈夫,年少的思焕却不明白“媳妇”的含义,始终把润月当做阿姐一样的存在,像是影片中的歌谣唱的“不知是姐还是娘”。特别是当思焕接受了教育也渐渐长大后,正如所有文化人一样,思焕不希望被封建陋习束缚,他逃了。他抛弃了润月,留给她一生的等待。影片的最后,润月也像开头的那位老妇一样,坐在庭院里数了一辈子的豆子,看着一批批的游客来了又去,讲着她们当年的故事,等待着那个不会回来的郎君。

其实润月并不是影片中最凄惨的,阿菊比润月小一岁。阿菊做等郎妹的五年来,婆婆一连给她生了三个女娃。菊花的婆婆把自己接二连三生女娃的原因归结于阿菊,常常无端地责骂和殴打阿菊。好不容易得来的“小丈夫”,却因为年少贪玩,失足溺死,只得和公鸡拜堂成亲。看似荒谬可笑,但这也许已经是美化过的事实。比起阿菊,润月幸运得多。

如果不是看过这样的一些电影,我们很难相信居然还会有这样迂腐的陋习。我们生活在追求人人平等,男女一样的新时代,也许早已忘记了多少年前那些所谓的传统文化对女性的迫害。追求传统文化的复兴本身并没有错,但是在发扬传统文化的时候还是要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历史的发展总有一些不太合理的缺点存在,而我们,正是要为了更好地生活去改掉他们它们的一代。

  “十八娇娘三岁郎,半夜想起痛心肠。等郎长大妹已老,等到花开叶又黄”,客家人仍旧在轻轻地吟唱这经久不衰的歌谣,却好似从未读懂里面的悲哀。多少年了,人们想该是如此的。就像他们生活的围屋,生活的水土,从来就这样存在着,不曾也不会更改。

责编:彭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