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梦工厂,倔强五月天

2017-10-18 21:45:32来源:化学化工学院作者:孙伟浏览:

  2017年8月18日,北京,微雨。八月的北京正值盛夏,一场雷雨刚刚给这座城市降了降温。经过洗礼的国家体育场中,十万人正等待着夜幕。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不过是普通的一晚,但对于这十万人而言,这一夜意义非凡,两个小时前,这一群人还在担心这场大雨还会下多久,不过幸运的是雨渐渐停了。演唱会如约而至,这是五月天第三次站在鸟巢的舞台上,鸟巢是五月天又一个梦的开始。在五月天众多的头衔中,有一个是被他们视作“里程碑”的:至今唯一在北京鸟巢10万人体育场连开两场演唱会的艺人。

  1722公里,这是从台北西门町到北京鸟巢的直线距离,不过十几个小时的路程,五月天却走了13年。八月的北京,太阳下山很晚,五月天上台的时候天色还很亮,舞台上的灯光也还没启动,空气中有一种躁动,像音乐祭的感觉,那种气氛,那种躁动,那种热血,随着10万人合唱的声音,一波一波打过来,一直留在我们心中。
  提起五月天,总是与青春、梦想相连。即使20年后的今天,即使当初年少轻狂的几位成员如今已是人近中年……但他们仍如造梦工厂一般,把梦想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变成了生产线和流水线。他们输出了很多价值观,通过自己的渠道,形成一个稳定的系统,并且源源不断坚持了这么多年。就像陈奕迅说的那样,“如果大家说我是歌神,那五月天就是一个宗教。”的确,五月天就是一个宗教,而这个宗教的信仰就是梦想,一直感染着那些正在前行的追梦者。

  五月天的核心价值就是造梦。从西门町到台北中山足球场,到北京鸟巢,再到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五月天不断地提出梦想,并一步一步实现它。这支乐队发展的历程,本身就是充满热血洋溢青春的励志故事。阿信告诉大家,只要你努力,你就会成功的。五月天努力了,他们成功了,今天五月天在年轻人的群体里是这样一个身份,他们是靠努力走到这个位置的。不是说出来的,也不是唱出来的,是做出来的。

  阿信自己说过,“人生如同凝望无言的风景,总是说不出的感觉最抓人。”他的歌词最大的特点,也是能用最精准的白话,诠释多少词汇都堆砌不出来的感觉。也正是这样,我一直笑称阿信是个怪物,而这个怪物,终于在今年的金曲奖获得了最佳作词人。

  阿信会温柔的去对待每一个人,几乎看不到他生气的样子;他每年都会开慈善演唱会,不扣除成本,将票房捐给贫困学生;他不止一次去探望病重的粉丝,仅仅是为了一个普通粉丝的愿望;他说要记住五月天的音乐,不用记住他们,所以一直以来综艺都很少……

  他不完美,当然没有人是完美的。他会把抓来的娃娃抱上舞台,还会好奇的摸摸观众的可爱衣服;明明是主唱,却日常忘词日常破音;他光明磊落的承认“做音乐就是为了讨好所有人”,因为他的心里就是装着所有的人。

  五月天一直都不希望用他们个人的主观标准去影响别人的是非观,阿信和怪兽都在采访中多次强调:“我们试图用音乐让大家去积累生命里面看事情的方式。”

  这样的阿信、这样的五月天,我们没有理由不去喜欢。

  然而即使是这样,我们终究都会长大,变成像他们一样的大人,学会隐藏表情的大人;不再青春了年少了,梦想向上都变得抽象了;不再整天戴着耳机听了;不再抄录歌词厚厚一本了;不再买票去看演唱会了……会因为这些原因,不再疯狂喜欢五月天了,可以完全剥离开“五月天”而活了。即使到了那天我还是希望“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的生活无力前行,我们再一起回头听一次《九号球》好不好”。

责编:曲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