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如画

2017-06-27 23:55:37来源:建筑工程学院作者:李丽丽浏览:

  花开半夏,却只开了半夏。

  第一次相遇那一年,夏如画12岁,魏如风不详。

  她看着面前的小男孩问:“你叫什么名字?”

  他低头脸红地回答:“魏……”

  “魏什么?”

  “不为什么!”

  世界上所有的爱情都是美好的,可是魏如风和夏如画的爱情却美得让人心尖儿疼。每个人都逃不过一个叫“生活”的魔爪,我们在黑夜挣扎着,只为活下去迎接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幸福的未来。

  魏如风被夏如画的奶奶收留的那一天,他的心里从此有了依靠,有了相互取暖的家人,有了想要一直保护的夏如画。奈何从一开始,他们是以姐弟存在,两个人之间的爱情本就是罪恶的开始。当奶奶去世之后,两个孩子,十几岁的他们,从不会因为贫穷与饥饿而去做违背道德的事。魏如风在码头做苦力,只为夏如画可以留在她喜欢的校园里。日子清苦,可是安稳。他们想就这样平淡的生活下去,可是命运总喜欢捉弄人,你想得到的偏偏得不到,甚至眼睁睁的看着它消失。

  阿福的一时冲动毁了夏如画的清白,毁了魏如风的一生。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阿福强暴了夏如画。魏如风发狂的追着阿福到了码头,他拿着刀不顾一切地朝阿福砍过去。他最爱的宝贝被人伤害了,他必须让那个人付出代价。就在这时,魏如风的胆量和魄力被海平市走私集团的掌舵人程豪赏识,从此魏如风便身不由己的活着。一个合适的时间,还有合适的地点,魏如风告诉夏如画,他爱她。可是夏如画在逃避,她告诉自己他们两个人之间不可以有爱情。当爱情的种子生根发芽之后,所有的逃避都是痛苦的开始,逃避的背后却是真真切切的爱。夏如画面对着同学们口中的“乱伦”字眼,几度崩溃。同学们在她的课桌、课本上写着“变态”、“乱伦”的时候,她自卑,伤心,可就是没有告诉魏如风。直到另一个雨夜,担心夏如画可能发病,魏如风急急忙忙赶回家,不小心看到了她的课本。这时他才知道,他的爱对她来说有多么的沉重,甚至使她痛苦。从此魏如风把自己的爱变得隐忍,只为求得她一世安稳。

  夏如画考上大学后,魏如风和她在大学旁边买了一套房子,虽然不算大,但相对于以前那个家已经好多了。在大学里,夏如画认识了一位阳光帅气的少年——陆元。陆元是夏如画的爱慕者,他笑着自我介绍说“你可以叫我的外号,六块钱”那时夏如画就知道,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不会和除魏如风之外的任何一个男生恋爱,她只为魏如风而活,魏如风是她生命的全部。

  终于,魏如风和夏如画决定离开海平这个如噩梦一般的城市,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世外桃源”,重新开始生活,开始爱情。程豪却怀疑魏如风向警察出卖了他,于是他与魏如风约定,魏如风为他再做最后一单交易,交易成功后,他变让魏如风和夏如画远走高飞。警察为了正义,牺牲掉一段爱情,他们不知道,他们对魏如风和夏如画来说有多残忍。就在这次交易前,警察已开始围捕,一场震惊全市的爆炸案正酝酿着。魏如风经历爆炸大劫,“死”了五年。夏如画被程豪囚禁,从此疯疯癫癫,成为思念魏如风的行尸走肉。

  五年后,夏如画在一个十字路口看到了那个日夜思念的背影,她从程豪的车上冲下来,她大声呼喊“如风”,没等面前熟悉的人儿回头,便倒在了血泊之中,程豪开枪杀了他。夏如画不知道魏如风已经不再机灵勇敢如少年,在五年前的那场爆炸案中,魏如风失去了记忆,还变成了“傻大个”。唯一记得的两个字,昏迷不醒时一直喊着的一个名字,如画。于是现在的魏如风名叫“如画”。

  五年的痛苦等待,只为这一次的擦肩而过。

  在夏如画的灵位前,当初对魏如风一往情深现已成人妻为人母的苏彤问陆元:“你说他们后悔过吗?”陆元盯着夏如画的遗像用沙哑的声音回答:“他们根本来不及后悔。”

  花开半夏,可惜只开了半夏。

责编:曲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