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达

2018-06-13 10:41:24来源:建筑工程学院作者:吴天翔浏览:

天上悬着两个月亮,
一个明亮着,一个熄灭了。
除了摇摇欲坠的月光,
只有夜晚深邃的眸子在远处停止打转,
盯着愈近处愈显模糊的云的废墟,
还有远处被牢牢栓着的群山,是一只只耷拉着头的短腿绵羊。
乌黝黝的一片安宁。
水汽像是被振脱的墙灰,从半空当中落下来,
最后沉沉地糊在人的脸上,始终不能够被抖落。
粘湿裤脚和步伐,越久越沉重。
惊觉被浸湿的心口,却是湿漉漉的热汗。
都是紧张生发的,像一个游出安全区的泳者事后做出的反省。
即便四周并没有茂盛的林地,道路还是在目光所及的尽处湮灭,
然而脚步依然能够被跨出。
沉入其间会是一个正确的做法吗?
它可能在日后成为栓住你的链子。
或许“及时出戏”是个实实在在的真道理。
也可能除了真实发生的脚步外,周遭都是虚无,
到达也是。
到达或许不应当尽力欢喜,多数到达后的结果是离开,而离开又将迎来到达。
反复当中不一定能明辨情绪,反而是能透过脚印认清所发生的。
最后,
我到达这里又离开。

责编: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