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

2018-06-03 09:40:03来源:建筑工程学院作者:吴天翔浏览:

这时候,
空间里透出奇特的气味,
在每一方桌前升腾起来,
就像太阳近将跌落下来,
林间发生的强烈的蒸腾作用,
你能够明晰地感受到垂直至上的动力。
 
不同的是,
树冠下透着更多的寒意,
这时候却让人觉着发热。
热源是生机勃勃的思想,
白炽灯下倔强的困意,
还有漫无目的带来的思绪留白。
却没有躁动的情绪,
因为在夜晚铺开的布条下,凉爽已经抵达彻底,
像被腥甜吸引的虫子,密密麻麻地集合起来,
贴脸的柔软的风是它们嗡嗡的叫声。
 
以及陆地上的黄白发亮的星星点点,
映入帘里地,横竖向地排布开来,
那里面响着温馨的人语,碗灶热闹的碰撞声。
不论形式,夜晚一如既往,如约而至。
这时候,他们各自都盖紧了心头的杯盖,
来遮掩那里头快近了沸腾的水汽。
确认那些亮着的灯不会熄灭后,他们放松下来。
 
这时候,
我梦见吊脚楼近处编织渔网的姑娘和河滩上水草的呼吸声。
夹杂着微凉,心花怒放。

责编: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