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转身,邂逅一生的执念

2018-05-05 20:39:19来源: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作者:杜亚男浏览:

  “有的人迷失了,有的人又重逢。幸有你来,不悔初见。”——陆小曼

  在世人都“沉迷”于封建迷信的时期,一对才子佳人,冲破世俗桎梏,在没有太多祝福的议论中在一起了。这场轰动一时的爱恋啊,一场追求精神陪伴的爱恋啊,一场无人祝福的爱恋啊,它背后的浓浓情意又哪里是未经历过的人才会懂得呢?

  她,拥有高贵的出身,优越的学习条件,身为大上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交际花”。在世人看来那高傲狂妄的陆小曼,不屑于向任何人低头的陆小曼啊,在她的摩去世时竟是那般无助哀怜。“从前听人说起过心痛,我老笑他们虚伪,我想人的心怎会觉得痛,这不过说好听而已,谁知道我今天才真的尝着这一阵阵心中绞痛似的味儿了。”听得到吗?那发自内心的痛苦、无奈与悲伤,似晴天霹雳将她打的麻木,所谓《哭摩》,又哪里去寻多余的眼泪去痛哭,只得在内心一遍又一遍的歇斯底里地呼喊着她的摩……

  一字一句的内心独白,让我真真切切的体会到小曼对徐志摩的依赖和爱恋,娇贵也罢,高傲也罢,这份情意却是真真的。小曼的一生饱受骂名:婚内出轨,抛家弃夫,挥霍无度,吸食鸦片……种种原因都在向如今的我们展示一个落魄无情的小曼。可是,在描写徐志摩的文字中,那发自内心深处的痛苦与不舍,那想要怀念却又不敢怀念的煎熬,向我们展示的却是一个充满卑微的爱的人儿。在写“泰戈尔在我家做客”时,篇幅多侧重徐志摩和泰戈尔的浓厚情意,借回忆的点点滴滴来怀念徐志摩的好,在文中不仅一次的痛恨这人世的可怕,世道的险恶,没有多少日子竟会将一个最纯白、最天真不可多见的人收了去,与人世永诀。此时的小曼,犹如一朵哭泣的莲,那般清冷动人。
  人世之大,与爱人相遇所属不易,而遇到一个懂自己、知自己的人又是该如何视至若珍宝,不知是苍天嫉妒亦或是无情,小曼的病痛,志摩的离世,硬生生将其短暂的欢愉撕碎……

  在“小曼日记”中,小曼讲述了她同徐志摩思恋的种种,婚前、婚后。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让我感到格外有体会的,是知己的吸引,自己所爱之人是自己的知己,也难怪小曼与志摩结合后称其“从此走入了天国,踏进了乐园”。所谓“士为知己者死”,自古流传的佳句,可见失一知己,是多么痛苦的事,就像是另一个自己的死亡。没了摩的小曼,虽然手里一样拿着一支笔,却再也写不出回肠里是怎样的惨痛,心坎里是怎样的碎裂。“空拿着它落泪,也急不出半分的话来。”这样的小曼,你还怎样忍心道她的不是。她为何高傲?为出身?为文采?出身是她决定的吗?不是。文采?十六岁会英法两种外语,难道没有资本吗?世人皆知她吸食鸦片,可她为何吸食鸦片?终究也不过是爱情的毒,不为摩,便不会去流产,不流产,便不会埋下一身病,没这病痛折磨,又哪里去吸食这鸦片。爱情,就像是充满魔力的太阳光,他给你温暖,给你阳光,给你亮,让你甘愿为它付出代价。陆小曼情感的一生虽不止徐志摩一人,但最懂她的也莫过于她的摩了。

  读徐志摩的“爱眉小札”,字里行间跳跃着对眉眉的爱意,如获至宝的激动,竟在这文字中如此活灵活现的让人体会到。“我心头平添了一块肉,这辈子算有了归宿!看白云在天际飞。听雀儿在枝上啼。忍不住感恩的热泪,我喊一声天,我从此知足!再不想望更高远的天国!”这爱情是如此的纯粹,果真拥有了你,就像拥有了全世界一般。陆小曼和徐志摩的爱情,就像是漫漫沙漠中的一汪清泉,假如没有病痛,没有那么多的奔波,没有封建思想的禁锢,这段恋情,必将是一段世人羡慕的爱恋。

  幸有你来,不悔初见。如一场仲夏之梦,终有梦醒时分,但于梦中,无怨无悔。

  她是睡着了——

“星光下一朵斜欹的白莲,
她入梦境了——
香炉里袅起一缕碧螺烟。
她是眠熟了——
涧泉幽抑了喧响的琴弦;
她在梦乡了——
粉蝶儿,翠蝶儿,翻飞的欢恋。
停匀的呼吸:
清芬渗透了她的周遭的清氛,
怀抱着,抚摩着,她纤纤的身形!
奢侈的光阴!
静,沙沙的尽是闪亮的黄金,
平铺着无垠,——
波鳞间轻漾着光艳的小艇。
醉心的光景,
给我披一件彩衣,啜一坛芳醴,
折一枝藤花,
舞,在葡萄丛中,颠倒,昏迷。
看呀,美丽!
三春的颜色移上了她的香肌,
是玫瑰,是月季,
是朝阳里的水仙,鲜妍,芳菲!
梦底的幽秘,
挑逗着她的心——纯洁的灵魂,
象一只蜂儿,
在花心,恣意的唐突一温存。
童真的梦境!
静默;休教惊断了梦神的殷勤,
抽一丝金络,
抽一丝银络,抽一丝晚霞的紫曛;
玉腕与金梭,
织缣似的精审,更番的穿度——
化生了彩霞,
神阙,安琪儿的歌,安琪儿的舞。
可爱的梨涡,
解释了处女的梦境的欢喜,
颤动的,在荷盘中闪耀着晨曦!”
  该是多美的爱情,才触碰到这么美得诗……

责编: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