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医

2018-04-08 15:26:52来源:青春在线作者:徐星星浏览: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贵州省的安顺市,有一个徐姓的兽医,那时的安顺市还是个农村,所以封闭是这个村子几百年来的主题。

  徐姓兽医名为南墙,说起南墙的家族南墙的父亲南忘可以说一辈子,事实上南忘也确实说了一辈子。

  
到了南墙这一代,他不光继承了父亲南忘兽医的本事,还有南忘到死都没讲完的家族史。每当南墙像父亲那样在邻里之间讲起自己的家族史,大伙都笑着离开。

  
虽然邻里之间听烦了南墙的家族史,但也不是没人听的。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南方这个小村庄,南墙不安于兽医的传统职业办起了鱼塘,并办的有声有色,合作伙伴人数渐渐超过了来找他看牲畜的人数。于是,合作伙伴担负起了村民倾听者的角色。

  
合作伙伴为了生意一脸笑容的听南墙的家族史,南墙很是感动,越讲越来兴致。

  
后来找他做生意的人都是一脸郑重。因此村民每天都能看到一群面色凝重的人进出南墙的家。

  
时间久了,村民就纷纷议论开来。南墙对此很是不舒服,尤其想到自己祖上闪烁的荣耀的光,这激起了他的自尊心,就像当年他抵住父亲压力办鱼塘一样,现在的南墙一身干劲。

  
这是个改变南墙的夜晚,这一天晚上南墙辗转反侧睡不着,不知想着什么,就连他老婆对他说“墙,咱儿子整天吵着想要个妹妹”都没听见。

  
南墙的老婆也辗转反侧了一晚。

  
“失眠”的夜晚似乎永远很短,当黎明的第一声鸡鸣出来后,南墙和他老婆就坐了起来。南墙看着老婆的黑眼圈郑重的说:“我不能埋没了祖上的光辉,想当年咱祖上可是住在首都的人,这个村子太小了,我决定把鱼塘卖了出去闯一闯。”南墙老婆心疼的揉了揉南墙的黑眼圈说:”墙,你出去靠谱吗,就你一个人,在外人生地不熟的,我不放心啊。“

  
在祖上光辉荣光的强烈召唤下南墙毅然坚定外出闯荡。临行之时,南墙的儿子抓着南墙的裤腿哭着喊道:“爹,给我带个妹妹回来。“

  
村子不大,南墙外出闯荡的消息很快又在村民之间传开,似乎南墙就是这个村子的娱乐话题。村民纷纷议论说他这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其实南墙祖上的名字里都带个“南“字,南墙的父亲小时候告诉他说这是因为他们祖上是南宋朝廷的臣子,后为躲避战乱才逃到了这山城,为的是不要忘本。每次说到这里,南墙的父亲总能擤出一把鼻涕来。

  
最多出过村的南墙这次着实惊讶了一番,原来外面的世界没有山。南墙怀揣着卖鱼塘的钱,在城市里逛来逛去。站在一座正在建设中的大楼跟前,南墙努力体会着当年祖上的荣光,仿佛现在打在他身上的阳光就是那荣光,南墙不自觉得伸展开了双臂,扬起了头颅。

  
正在沐浴荣光的南墙突然看到天空中有一个黑点越来越大,一声惨叫之后,南墙倒在了地上。当南墙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后,发现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倒在了血泊中,这一幕把正在施工的工人们吸引了过来,在工人们的七嘴八舌中,南墙知道了这是一个金姓的工地老板。于是南墙大喝一声:“别动!我是兽医,我来给他止血救治。”

  在工人拨通120后,南墙陪着将伤者送到了医院。当得知伤者无性命之忧后南墙离开了城市回到了乡村,只因他觉得城市太危险。

  
回到乡村的南墙闭口不提在外面闯荡的事,南墙老婆看到丈夫平安归来比什么都高兴,哪管南墙有没有闯出什么事业来。就这样这闭口不提的日子慢悠悠的度过了三个月,当南墙以为日子将像以往那样继续下去的时候,这个小村庄第一次升起了“工业“的黑烟。

  
南墙永远忘不了那天,南墙远远望见一股黑烟从远方的天边升起来,而制造这股黑烟的汽车现在就停在他家的院子里。

  
从车里下来的是金老板,一看到南墙,金老板就立刻走过来跟南墙握手。金老板按照南墙在医院留下的信息找到了他,想对他的救命之恩表达感谢。

  
在金老板的闲谈之中,南墙得知,原来那天金老板看到农民工打扮的南墙在那里张开双臂偷懒便气不打一处来,刚走到他身边想指责他时,就被高空坠物砸到了,便扑在了南墙身上。

  
南墙握着金老板的手说:“金老板,你言重了,救死扶伤是我们这些医生的职责,我虽然是个兽医,但我祖上是御医,我拥有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你的这些谢礼,我是万万不能收下的。”

  
金老板经不住南墙的坚持,再三谢过之后金老板拧开汽车一溜烟走了,留下了一柱全村都能看的到的黑烟弥漫在村子的上空。

  
南墙久久望着这股黑烟——他知道全村的人都能看到这柱黑烟——直至散去。

 

责编:曲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