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莽子和张老三

2018-01-11 19:56:42来源:青春在线作者:谢丽浏览: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呀,哪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 

  “闵莽子,你又在吼个啥子,把嘴巴闭到嘛!”

  半下午的天,闵莽子又在张老三的摊前咿呀咿呀地乱唱,小方桌上放着个收音机,发出滋滋的电流。秋包伏,热得哭,合着他的破锣嗓子更是聒噪得烦人。这不,邱二娘就从铺子里探出个脑袋来,扯着嗓子让那个糟老头消停点。

  张老三就坐在一旁,也答个腔:“你莫乱唱了,把我的客人都吓起走了。”

  摊子对面坐着的老大娘倒摆摆手,说:“没得事没得事。”

  闵莽子傻里傻气地笑了笑,也不开口了。


  张老三做的是无本的买卖,在这条街的拐角处摆了个算命摊子,就摆在邱二娘杂货铺的外面。这条街倒也热闹,摆了不少杂七杂八的摊子。算命摊子上就挂了块破布,写着张老三的招牌,还画着个八卦图,倒还有模有样的。不过到如今,生意也是越来越不好做,现在的小年轻们凡事都讲个科学咧,哪里会信这些。

  这不,都半下午了,这老大娘是今天好容易才盼来的第一个客人。老太太一大把年纪了,无非也是来算那么点生前身后事。张老三耷着个眼皮,用手仔仔细细地摸了摸老太太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的右手,一节一节的骨头都用手抻了抻。摸完后就开始也开始叨叨地给老大娘讲结果了。

  算完后,老太太从兜里掏出一张十元的票子,一个劲的说:“谢谢大师了!”又好一番推据客套,才算完事。直到老太太走了,才拿起票子摸了又摸,递给了闵莽子。闵莽子看了看,也就收到钱袋里了。

  这张老三和闵莽子认识好些年头了,这对老伙计怎么认识的倒也不清楚了,几十年的事了,除了他俩谁还记得哟,不过谁不知道他们比亲兄弟还亲,反正是搭伙摆摊收摊这么多年了。这闵莽子是人傻心眼大,要说这张老三老光棍一个,没儿没女没婆娘,这么些年,全靠这闵莽子帮衬,要不是他,这老三还在不在都难说。老闵倒是有儿女,不过婆娘死得早,儿呀女的也都大了,天儿呀天儿的在外面,闵莽子的时间也就天儿呀天儿的难磨的紧,也就成天来帮老三摆摊收摊,打发时间。

  天色也快暗下来了,闵莽子瞅了瞅,也不像还有人来的样子,也就收拾收拾,准备收摊了。

  半晌,这老哥俩扛着桌子椅子提着菜准备悠悠的回去,闵莽子在前头,老三在后头,一人一肩膀扛着一头长条板凳,长条桌子就卡在板凳上,倒像挑着个扁担,张老三把另一只手搭在闵莽子剩下的那个肩膀上,又拍拍他的肩,喊到:“老哥哥,走吧。”

  “走喽!”闵莽子走在前头,两人渐渐走远了……

  立秋后,又是连着大半个月的雨,天天滴呀答的下着,大家也有段时间没见那两老兄弟了。

  邱二娘大半个月听不到闵莽子的乱吼和滋哑滋的电流声倒也落得个清净,不过听到外面滴滴答答的雨声,也烦人的紧。

  好容易天晴了,一天,两天……不过,总也没等到那哥俩来。

    一天这张老三的摆摊位子来了摆摊个贴膜的,大家才慌了,连忙去打探那哥俩。

  “怎么的?怎么的?”

  “哎呀呀,说是闵老头死了呀!”

  “咋个会呀,上个月还好好的呀!咋个会哟!”

  “还怕我豁你哟,当真地!”说话的人也一脸不忍落。

  “咋个死的哟?”

  “就是不晓得哒嘛!”

  “哎呀呀嘞……”大家也是一阵唏嘘。

  “那张老三咋个办?还得来不哟?”

  “咋个来哟,他个瞎眼儿……哎,莫说了,莫说了……”

责编:曲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