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

2017-12-23 18:16:41来源:青春在线作者:谢丽浏览:

   十九年来,与家乡的第一次作别。

   “火车跑地慢,把思念慢慢拉长……”与家人作别是在火车站的检票口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离家的感概油然而生。

  老火车站很旧很破,水泥地面,掉了漆的红色长椅,逼仄的候车室,甚至那广播声都与电影中的场景无异,满满的年代感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还有那绿皮火车,进站时不合时宜地发出刺耳的鸣笛声;铁轨上满是铁锈,用它深古铜色的身体支撑着来来往往的列车……这里的工作人员,极像电影演员,机械地进行着他们的工作,情绪没有丝毫起伏,除了时而皱起的眉头;这里的乘客,背着大大的行囊,似乎比自己还重,定是要去很远的地方且短时间内不归,全不像仓央嘉措所言:“我不会飞得太远,看一眼理塘就回返”,我也一样。


   从站台踏上火车,再次郑重的与我的家乡作别。
  火车在凸起的轨道上驰行,车速很慢,好像与外面快节奏的世界脱节,独自存在于另外一个空间,或者说另一个时代。以火车为质点,两旁的树、山、房屋往后退着,退着……慢慢地,小城看不见了,熟悉的大河也不见了,看到的是从没见过的城镇、山丘、荒地,重复着,交替着,连绵不断着……原来,思念就是这样,慢慢地被拉长,情感也愈发浓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我这里却是愈长愈清晰。还没离开,已开始怀念,让我骄傲的故乡。

  在我生活的十八年里,故乡的空气从来都那样清新,似青草的清、泥土的腥,似掺杂着早晨的露珠。阳光会把窗户涂成金色,然后从窗台跃下,爬到床上,跳到我脸上,蹦到发梢……是那种细腻的,柔软的感觉。窗户外边是石板路,路边有花开的正旺的合欢树,树下的杂草中夹杂着零星的野花,黄的,紫的。远处有小河,河水是清凉的,透明的。而且,池塘里有小青蛙,墙沿边有小蜗牛……

  把我的思绪拉回现实的是火车的骤停,不断地有人往车厢里移动,应该是到了某个站,我也不十分清楚。车厢里“独特”的环境使我想去观察——原本狭小的通道塞满了人和行李,但还是有人来来回回地挤,还有推销员,操着一口不知道什么方言,推着小车叫卖,车厢里本来就密不透风,这下更是弥漫着令人作呕的奇怪味道。来自各地的人们放声交谈,各种人的声音、各种语调,嘈杂一片。靠窗的小桌上堆满了食品包装纸、水果核和吃剩的盒饭……这一切让我感觉到头晕,是比晕车还难受的感觉。我开始期盼着到达终点。

  火车的终点是我的大学,它所在的那座城市我从来没去过,和大多数人一样,我的心里满是不安和担忧。会如书里的大城市一样,到处车水马龙,刺眼的霓虹,冰冷的建筑,像郭敬明笔下的“水泥森林”一样吗?令我焦虑的,还有以后的生活。身边清一色的陌生人,会有人与我成为挚友吗,我真的会在那里生活四年吗,这究竟会不会是一个美好的旅程呢……

  “前方到站,ZB”。随着火车减速,进站,我的心跳越来越快,为什么如此紧张,我问自己。

  三毛说:成长是一种蜕变,失去了旧的,必然因为又来了新的,这就是公平。可能因为我还要飞,所以我要和故乡作别,来到这个新的起点,准备着又一次的启程。

责编:曲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