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即兴判断》有感

2017-11-23 16:14:59来源:法学院作者:王向莹浏览:

书名:《即兴判断》

体裁:随笔散文

作者:木心
 
  “为生活而沉思,为人生而寻觅”,这本书的内容简介道。木心的诗,例外与常态,跳出惯性思维的思维,是空话套话的死敌。不知木心先生在这本书又是以何种跳跃的思维,独特的视角做出的即兴判断呢。
  他在有关吸毒和戒毒的《白色大灾》和《里米太太后悔了》的文章中不写毒品的罪大恶极,不写瘾君子的挣扎难耐,而是写道“耶稣说,不像小孩子,就不能进天国。”多么触人心弦的一句话啊,让人心底柔软,让人不知不觉地就想远离邪恶的事物。在《去看苏丹人》的首段写下:“全年万里无云,喜欢吗?烈日当空,中午摄氏五十度,五十度以上,喜欢吗?想吃鸡蛋,放在路上,几分钟,熟透,喜欢吗?苏丹没有雨,几乎没有。”中间的“任何地方,平均两千人总有一个,是我喜欢的样子,那种脾气。”结尾的“苏丹有名的火炉国,我烧完就回来,怎么,也去?那么我们一同去看苏丹人。”就像这样,这篇文章写得轻快,令人心情愉悦,如果被谱成曲子,唱成歌一定会很好听。《夏阑三简》体现了先生是个深渊的风格,他和F兄探讨哲学,说自然绝不徒劳,人常常徒劳,比萨斜塔一天天地在徒劳。他不敢当“喜剧家”,说自己至多是个手心出汗的观众。论寂寞是没有舞台没有观众的意思,所谓现代是观众少,舞台小,观众心不在焉的意思。读木心先生的文章像是失去了自己的判断力,他说的好像都对,他说的就是对的。

   除了木心先生妙笔生花的文采令我深深折服外,他在散文里点到为止的人生的态度也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夏阑三简》里Z君大鉴:并非少年青年无志,壮年中年立起志来了,也非从少年到中年一贯懵懵懂懂,老至,豁然开朗,目标坚定——不会的,不行的,来不及的。这篇文章给我很深的印象,因为感觉就像是对自己的对话,自己就像是在一味拖拉,把志向无限期向未来拖延,并借以来日方长的借口搪塞蒙蔽自己。但就像木心先生说的“志”不是这样的东西,没有在前的发展,哪有在后的发挥,我们还是要少年时当立少年志。《眸子青青里》揭开童话的面纱:他说,生活中,不会到处有一把小提琴等着陌生男女,那么,生活无疑劣于电影了。读到这句话忍不住笑了,虽然已经是二十岁的人了,但还是会莫名期待女人和男人邂逅,小提琴在暗中嘶嘶作响的场景。身边的同龄人把生活看得过于理想化了,哪会有你开心阳光就立刻普照,你忧愁大雨就瓢泼而至的时候。我们要做现实的人,起码不做幼稚虫。

   木心先生曾这么讲到“文学是可爱的。生活是好玩的。艺术是要有所牺牲的。”一个从文革时期走过来的文人,丝毫不改风格,依旧开朗,依旧精致,依旧深渊。在《寄白色平原》中看到手捧线装书的小女孩,感慨“上海是个海,沧海遗珠向来是有的”,却感叹自己悲喜交加的机会少了,说我们至多看到怪现象,看不到奇迹。在《晚来欲雪》中提到南宋诗人的颓废,是认认真真精精致致的颓废,确有许多愁,双溪的蚱蜢舟载不动。可话锋又一转,他说在更南的南渡之后,饱食以群居,痴驷而儇薄,那些愁是他们推销的手段。那些愁啊,加在一起也装不满蚱蜢舟。接着说自己不敢揭持艺术进化论,没有脸面说现代超越古代艺术,福克纳打败福楼拜,可木心先生你都说了,哪里来的不敢呢。《狭长雾围》里坦言:“童年的朋友,就像童年衣裳,长大了,就穿不着了。”锋利又露骨,却不失为我们生活中的大实话。不知道生活的木心先生是个何种性情的人,但他的文章里却藏着有趣生动的灵魂,是我喜欢和追求的样子。

  如果有人和我聊起读书,我一定会谈起木心这个人,我一定会推荐给你《即兴判断》这本书,向你比喻心灵有时像杯奶,小事情恰似方糖,投下就融开了,一路甜甜的踅回来……

责编:曲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