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被扭曲的爱

2017-08-31 23:00:20来源:青春在线作者:曲迎雪浏览:

  林奕含,台湾女作家。少时遭老师诱奸,后来创作了一本故事相似的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2017年4月27日傍晚,林奕含被警方发现于自家卧室上吊自杀。在林奕含自杀前八天的访谈中,她谈及这部小说,她说:“这个故事折磨、摧毁了我一生。”

  我多么希望这部作品仅仅只是一部小说,但现实告诉我,这里面有作者的亲身经历。我多么希望这不是真的。

  房思琪,一个热爱文学的女孩,她读《包法利夫人》,读《堂吉诃德》,读和文学有关的一切。但也正是她热爱的文学,彻彻底底地伤害了她。国文老师李国华,利用文学,将房思琪骗进那暗黑的屋子,把她推入深渊。老师告诉她:“你喜欢老师,老师也喜欢你。你可以责备我做太过,但你能责备我的爱吗?你能责备自己的美吗?更何况,过几天就是教师节了,你是全世界最好的教师节礼物。”因为自己长得好看,所以就要承受老师的“追求”。因为老师爱她,所以把自己献出去是合情合理的。老师的话说得太“完美”了,他撬开了女孩所有的防范。这样的事情冠以爱的名义,好像就理所当然的多了。只是,这份爱,不止给了她一个人。
  作者林奕含在访谈中反复强调这里头是有爱的。因为只有用爱来伪装,才能减轻心中的肮脏与罪恶。因为只有用爱来形容,房思琪才可能有继续生存下去的能力。

  但我认为,房思琪不爱李国华,一定不爱。这里的爱,不是爱,是羞耻、愤恨、无助、罪恶、肮脏、恶心的替代词,是一个女孩自救的最后一棵稻草。

  五年中,李国华的魔爪从未放开过房思琪。她如溺水般爬不上岸,也曾发出过求救,她问母亲:“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思琪在家一面整理行李,一面用一种天真的口吻对妈妈说:“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谁?”“不认识。”“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思琪不说话了,她一瞬间决定从此一辈子不说话了。父母的轻视,是女孩不再开口的原因。性教育的缺失,好像注定了悲剧的命运。

  青葱的岁月,面对甜蜜美好的爱恋,房思琪再也没有机会去好好经历。面对同龄男孩的追求,她只能后退,后退,再后退。“她没有办法说出口,其实是我配不上你们。”她说:“我是馊掉的橙子汁和浓汤,我是爬满虫卵的玫瑰和百合。”我是真的不想通过这种方式去认识她,世界不该这样对待她。

  也许,通过小说,通过林奕含的经历,我们该进行反思,这样一场房思琪式的屠杀,到底要到何时才能结束。新闻还在不时地播报类似的事件,人们也仍继续反思着自己,然而可恨可悲的是,我们居然依然无能为力。我们看见房思琪死在了她的“初恋乐园”里,林奕含死在了“初恋乐园”的回忆里,却还要继续看下去。

  正如林奕含所说:“如果你读完后感到一丝一毫的希望,我觉得那是你读错了,你可以回去重读。我希望任何人看了,能感受和思琪一样的痛苦,我不希望任何人觉得被救赎。写作中我没有抱着‘我写完就可以好起来,越写越升华’的动机。写时我感到很多痛苦,后来是抱着不怀好意与恶意在写。”

责编:曲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