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仨》:最温暖的是家

2018-05-19 09:40:18来源:青春在线作者:曲迎雪浏览:

书名:《我们仨》

作者:杨绛

体裁:散文集

  听说有一个最温暖的地方,即便是风吹雨打、电闪雷鸣,都不曾冰冷过它的温度。

  听说有一个最幸福的地方,即便是来来往往、走走停停,都不曾改变过它的地位。

  听说有一个最开心的地方,即便是痛哭流涕、黯然销魂,都不曾伤害过它的氛围。

  听说有一个最可爱的地方,即便是难以停留、难以驻足,都不曾割舍过它的存在。

  它是一个美丽的存在,它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它是一个永恒的存在,它就是最最温暖、幸福、开心、可爱的家。杨绛先生,就住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一个令她一生难忘、留恋、不舍的地方。
  《我们仨》是杨绛先生所著的长篇散文,回忆了一家三口生命的点点滴滴,读来情深意切,在淡淡忧伤的感伤中透露着温情的感动。写这本书时的杨绛先生已经92岁的高龄了,那时,女儿钱媛、丈夫钱钟书都已经相继去世,在饱受亲人去世、孤寂缠绕的时候,杨绛先生依旧保持着最清醒的头脑、最理智的思路,这正是真正的“大家”才拥有的。

  杨绛先生的成就,是我等小辈不可企及的远方。杨绛先生通晓英语、法语、西班牙语,由她翻译的《唐吉诃德》被公认为最优秀的翻译佳作。早年创作的剧本《称心如意》,被搬上舞台长达六十多年,2014年还在公演。但在她的文字中,从来没有过炫耀,没有过张扬。她的文字平淡、从容、意味无穷,和她的为人一样,坦荡、淡然,安静而不古板,活泼而不浮动。作家黎戈曾这样评价她:“杨绛让我看到了‘过去的品质’,这是一种哑光却不暗哑,低调却不哽咽,醇香却不刺鼻的品质,它像北极光:明亮、坚韧、耐寒,在人格的高纬度闪闪发光。”

  不仅在外人眼里,她是那么优秀,在丈夫钱钟书心里,她更是绝无仅有的独特存在。钱钟书说:“‘最贤的妻,最才的女’,赠予杨季康,绝无仅有的结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妻子、情人、朋友。”杨绛先生是钱钟书的妻子,当钱钟书陆续打翻墨水瓶,弄脏了房东家的桌布时,杨绛先生会说:“不要紧,我会洗。”当钱钟书弄坏了门轴时,杨绛先生会说:“不要紧,我会修。”当钱钟书砸碎了台灯时,杨绛先生会说:“不要紧,我会处理。”杨绛先生是钱钟书的情人,当钱钟书要去英国继续深造时,不忍心把杨绛一人留在国内。杨绛想和钱钟书一起去英国,而钱钟书担心会耽误杨绛的学业。两个人互为对方着想、担忧,充满了浓浓爱意。杨绛先生是钱钟书的朋友,他们俩一起读书,展开二人读书竞赛,互相交流心得,羡煞旁人。钱钟书与杨绛这对文坛伉俪,书写了一段美好的爱情佳话。

  女儿钱媛是他们爱情的结晶,是他们一生的骄傲。钱媛,小名“圆圆”,杨绛先生习惯称她为“阿圆”。钱媛是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她精通英语和俄语,毕业后留校教书。虽然她没有父亲钱钟书和母亲杨绛一样那么有名,但却从小被祖父成为“读书的种子”,虽然生活平淡,但平淡中却又彰显了她在教育事业中的不凡与伟大。在她离世八年后,钱媛的两位香港学生回北师大,一位捐款一百万港币,设立了“钱瑗教育基金”。钱媛她被父母宠爱,也不负父母期望,被誉为教育的楷模。

  杨绛说:“我们这个家,很朴素很单纯。我们与世无求,与人无争,只求相聚在一起,相守在一起,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碰到困难,钟书总和我一同承当,困难就不复困难;还有个阿瑗相伴相助,不论什么苦涩艰辛的事,都能变得甜润。我们稍有一点快乐,也会变得非常快乐。”钱钟书说:“从今以后,咱们只有死离,再无生离。”在他们心里,家就是等于杨绛、钱钟书、钱媛。家中没有了他们,家就再也不是家了,只是寓所。

  记忆中,杨绛先生一个人思念“我们仨”,“我们仨”,就是最温暖的家。

责编: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