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啸山庄》:荒芜中的爱

2018-05-19 09:29:32来源:青春在线作者:曲迎雪浏览:

书名:《呼啸山庄》

作者:艾米莉·勃朗特

体裁:小说

  这是一个关于爱与复仇的故事,故事里的人因为有了爱,所以才有了复仇的欲望,因为选择了复仇,所以爱才被赋予“伟大”二字。

  《呼啸山庄》讲述了一个爱情悲剧,男主人公希斯克利夫是被捡来的孤儿,与女主人公凯瑟琳在童年时期朝夕相处。他虽然常常被人欺负,但却因为凯瑟琳的存在而觉得生活是美好的。两个人在特殊环境中形成了一份特殊的感情,他们共同反抗着辛德雷的残暴,产生了青梅竹马般的默契。但是到了结婚的年龄,凯瑟琳却背叛了希斯克利夫,选择嫁给林顿,成为画眉田庄的女主人。因为凯瑟琳认为:如果我嫁给希斯克利夫,我们就得沿街乞讨。相反,如果我嫁给林顿,我可以帮助希斯克利夫改变处境,摆脱我哥哥的控制。但是凯瑟琳的良苦用心却未被希斯克利夫理解,反而促使了希斯克利夫在绝望中把仇恨化为报仇的行动。小说的精华之处,就是希斯克利夫通过哈里顿和小凯瑟琳之间的爱情,想通了一切,改变了之前的一切想法,恢复了人的本性。虽然希斯克利夫选择用死亡来惩罚自己的罪恶,但却能让人在黑暗中感受到希望的光芒。

  《呼啸山庄》所展现的画面带给人的感觉,宛如在黑暗压抑中冲涌而出一股爆发力一般,那股力量让我为之震撼、疯狂,却又能在其中保持清醒。想象着,阴沉沉的天空向大地压下来,直到那股黑暗将自己的身体淹没,突然,一股强烈的力量直冲云霄,然后如打开闸门一样,狂风暴雨式的爆发直击人心。这样的故事,能让人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甚至,在读某一段文字的时候,都会感受到与主人公一样的心跳与情感。小说带给我的,不再是语言上的优美华丽与情节上的巧妙构造,而是那种能够透过纸页的情绪。我能感受到男女主人公的哀伤、挣扎,那种能与人物同呼吸共命运的情感,是具有主观性的。
  作者通过这样一个悲剧故事,展现了一个复杂的社会面貌,塑造了因畸形社会而扭曲的人物形象。在小说中,作者极力刻画了希斯克利夫这一复杂的形象。这个被抛弃的孩子,自幼就被注定悲惨的命运。而且辛德雷让他的童年充满了暴力与血腥,他从小就学会了憎恨与忍辱。在悲哀的生活中,仅仅有凯瑟琳与其作伴,与其一起反抗,凯瑟琳成为了希斯克利夫生活的理想。但是凯瑟琳的背叛及其婚后悲苦的命运,激化了希斯克利夫心底的恨。凯瑟琳的死,刺激了希斯克利夫,使他有了复仇的动力。最终,希斯克利夫霸占了两家庄园的产业,让辛德雷和埃德加痛苦地死去,还让下一代也饱尝苦痛。

  男女主人公都不是完美的,甚至通过一系列的事情,他们将自己的缺点暴露无遗。希斯克利夫近乎疯狂、残忍、自私,凯瑟琳也带有荒唐之感,但正是由于这些不完美,才能凸显他们之间的爱,是无比地真挚、完美。而这种丰富纯真的爱,又是人的内心极其渴望的。作品中希斯克利夫近乎疯狂的报仇,淋漓尽致地表达了他的反叛精神,这是由当时特殊环境以及希斯克利夫个人特殊性格所决定。活着的时候不能相守,只求死后合葬。故事以希斯克利夫自杀告终,他的死既是对凯瑟琳爱的坚守,也是一种不能同生便共死的追求。希斯克利夫之所以选择死亡,是因为他哈里顿和小凯瑟琳身上看到年轻时的自己和凯瑟琳。为爱痴狂,最终也被爱拯救,死亡这段爱情最好的结局。这种深情,是一种人性情感的警醒。其实当希斯克利夫选择放弃在下一代身上复仇时,潜藏在灵魂深处的人性就已经复苏了。作者不仅写了爱情,还通过这份深情,说明了人性本善,这既是对人性的复苏的一种升华,也是对人道主义理想的宣扬,同时也揭露了当时的社会背景以及资本主义的实质。他们的爱情悲剧是社会的悲剧,也是时代的悲剧。故事也是受这些众多外在的社会因素影响而发展得曲折起伏,因此,这部作品也具有较大社会批判的价值。

  另外,小说采用了嵌套式结构,以第三人称来叙述整个故事。第一个层面是以洛克伍德先生的口吻进行的叙述的。他既是山庄的房客,又是一个叙述者。作者首先采用外来访客洛克伍德先生的角度,把读者带入这一座阴暗、幽深的呼啸山庄的。洛克伍德对呼啸山庄的好奇,将整个故事渐渐引出。而故事的完整呈现除了洛克伍德这最外一层的叙述,还有奈莉这第二层叙述,这也是故事的主要部分。再次就是穿插的伊莎贝拉、女仆齐拉等其他人物的叙述,主要起补充作用。这种层叠的叙述方式,是不同人物以不同角度对主人公和主要事件,作出的极具主观性的叙述。作家放弃了平铺直叙的叙事手法,也没有采用倒叙,而是让故事从回忆中展开,回忆完了,故事也就结束了。剧中情节是按照顺叙和倒叙两个方向进行的,在顺叙中同时插入了倒叙。直至结尾,整个故事才完整地展现出来,因此故事的气氛始终是紧张的。

  艾米莉·勃朗特作为英国最伟大的女作家,呕心沥血地创造出的《呼啸山庄》,不仅仅是一部爱情复仇小说,更是作者的一颗炽热真诚的心,作品中的人物都有作者自己的影子,真挚、深沉的情感,极端、偏执的个性,都是作者深藏内心的一股雄劲而粗犷呐喊。作家赋予人物自己的灵魂,让他们通过故事来完成作家个人的精神追求。这部小说曾被认为是英国文学史上一部“最奇特的小说”,它不同于当时流行的伤感主义情调,而是用以强烈的情感宣泄代替了忧郁之情。它不仅是作家在困惑与不安中的情感宣泄,也是作家对当时社会中的阶级斗争和可怖的社会现象的披露。因此,凭借深刻的思想意义和高度的艺术价值,作品被给予高度的肯定并受到读者的热烈欢迎。

责编: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