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可鲁:一只狗的一生》:爱的供养

2018-05-03 21:14:48来源: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作者:刘舒浏览:

书名:《再见了,可鲁:一只狗的一生》

作者:石黑谦吾

体裁:小说

  前段时间看了电影《导盲犬小Q》,在电影中知道了剧本改编自《再见了,可鲁:一只狗的一生》这本书,于是我从图书馆借了
看。

  小Q的一生,即是可鲁一生的真实写照。书中说:可鲁是一只纯种淡黄色拉布拉多犬,但它出生时左腹就有一块十字形的黑毛,很像海鸥飞翔时张开的羽毛。它的第一任主人水户太太想起来《天地一沙鸥》中的主人公乔纳森,于是可鲁就有了它的第一个名字——乔纳森。而可鲁,则是在它被选中做导盲犬时多和田训练师为其取的名字。可鲁的名字“QUILL”来源于它的像鸟的羽毛的胎记。

  也许这独一无二的胎记暗示着,可鲁的一生是与众不同的——出生后第43天离开水户太太家寄养到“养父母”仁井太太家,8个月后开始导盲犬训练,一年半后开始导盲犬生活,五年后成为导盲犬宣传推广活动中的示范犬,快11岁时回到仁井太太家安度晚年,12岁零25天时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书中说:“信任、爱与关怀,可鲁带给我们的就是这种最深切的感动。”

  遇见可鲁之前,渡边先生说:“让我被狗牵着走,不如让我去死!”接触可鲁之后,渡边先生说:“我从来没想到导盲犬会是这么棒的一个伙伴。”甚至在自己病危的时候,渡边先生仍然想去训练中心,他说:“小可,我们再一起去散散步吧。“从厌恶到把可鲁当作伙伴到想和可鲁有更多的时间待在一起,渡边先生的这种变化,大概就是对可鲁最大的肯定。

  人有生老病死,可鲁也是。在11岁时体力急剧下降,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在老化,可鲁被仁井夫妇接回京都,安度晚年。重返仁井太太家的这一年多,可鲁仍像小时候一样懂事、乖巧。仁井夫妇陪可鲁散步,玩耍,给它一个温馨的晚年生活,直到去世。

  可鲁让我想起我家曾养着的小白,它们都去了天堂,它们都一样单纯、善良、忠诚。小白用一生陪伴了我,小学它会接送我上学,初中在家门口等我,高中的某一天当我到家时,却不见了它的踪影。妈妈说,小白被狗贩子毒死了,尸体是在村口的桥边发现的。妈妈安葬了它,我却至今也难以释怀,甚至与狗贩子有不共戴天之仇,对于食用狗肉者,也无法接受。我想,对于可鲁的逝世,仁井太太的心也必定是很悲痛的。

  可鲁是有家的狗狗,水户太太、仁井太太、渡边先生与可鲁,互相给予温情。而大街上的流浪狗则显得有些凄清。我曾亲眼看过一只小狗被折磨致死后生蛆的尸体,它被扔在高中学校假山的后面。而就在不久前,这只小狗狗还会每天跟着我们跑课间操的队伍跳来跳去。我恨自己无能,除了埋葬它,我无能为力去做些什么。我想它肯定痛苦极了,身上和脸上一道道的伤疤会让它落泪吧……我甚至不敢再想下去了。它和我的小白一样死于非命,我多想再见一见它们啊。

  米兰·昆德拉说:“狗是我们与天堂的联结。它们不懂何为邪恶、嫉妒、不满。在美丽的黄昏,和狗儿并肩坐在河边,犹如重回伊甸园。即使什么事也不做也不觉得无聊—只有幸福平和。”我祈愿世上再无一只流浪狗,每一只狗狗都能有一个珍惜它的人类朋友,就像米兰·昆德拉说的那样:在美丽的黄昏,和狗儿并肩坐在河边。

责编: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