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燕池:一把琴一壶酒,听一遍就会爱上的音乐

2017-06-18 17:51:18来源:淘漉音乐作者:莉莉安·鹿浏览:

  当初汪峰抱着一把破吉他,赵雷还在成都的街上乱晃悠,陈粒还在做她的“小卖部部长”,燕池就在弹着琴写着歌。
  后来汪峰上了头条,赵雷上了“我是歌手”,陈粒也红成了国民老公,燕池还在弹着琴写着歌。
  燕池是一个冷清而低调的人,她说:写字作曲,雕木刻石,静悄悄做人。
  另,别建百科!
  以曲作画,以画写字。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她被歌迷们亲切称作燕郎,在于她任侠豪气的音乐风格,颇有燕赵古风气息,像是看尽是非、隐居深山的风清扬。此一点同陈粒的铮铮侠骨气极为相衬。
  有人说,她们一个行侠仗义金戈铁马气度铮铮然,一个类似白衣书生翩翩风流傲兮清骨,各有各的好。
  而陈粒多次在微博中力推自己的好朋友燕池,《五言》《七楼》《正趣果上果》《易燃易爆炸》四首歌曲的编曲、混音、和声,燕池都有参与,而《人海》中,陈粒为燕池和声。高山流水,琴瑟和弦。
燕山人海池池语,陈词酒曲粒粒歌。
  燕池的歌声,委婉悠长,自在淡然,沉稳沧桑,灵气十足。她的许多歌,都是由古词写成,并且在音乐里选用了许多古代乐器进行编曲和配乐,让人欲罢不能,意犹未尽。
  二十多岁,或者更大些的年纪,都适宜听燕池,她的歌有傲骨,却无戾气。

你错过了所有山峰低垂的月影
所见日光都凛冽如尺 明晃如枪
你错过了所有梦被倒挂的幻觉
所见真实都致命如血 汹涌如浪
你要记得
水永远冷
玫瑰永远红
现在同以往
现在同以往
  @治愈里:我以前听说“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的时候是嗤之以鼻的。 我以为海有舟可渡,山有路可行,此爱翻山海,山海亦可平。 也坚信“郎心自有一双脚,隔山隔海会归来”。 后来我才知道,在跋山涉水时,在渡海越岭时,早就失散,再不复还。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山海亦可平,难平是人心。
  空灵豪气是她,温柔寂静是她,不一样的方式一样的燕池,纵使千般模样也只是安静的歌唱,唱歌给我们听。
  燕池的歌会让内心会变得很平静,就像远离了城市的喧嚣种种,来到一个古风的小国,游历人间却侠骨柔情,字语间藏着古韵,让人想一直听下去。
  《人海》是很多乐迷最爱的一首。第一次听人把江湖味儿唱的这么温柔。听了之后会觉得荒凉不悲伤的曲调,把人性的柔情似水与浪荡江湖的气概融为一体。
人 海
相见却还在等的人不太多
连起来也让人心碎碎成河
沧桑中独自向前行说要好好活
但再忙碌也解不了爱的渴
穿山越海哼你的歌
踏浪飘帆忘记你更忘记我
从此江河只是传说
天地融化星辰吞没
  @少年七月:愿所有漂泊的人都有酒喝,愿孤独的人都会唱歌。
  燕池的歌有很多是改编,自诗词歌赋,用自己的方式谱曲,加上配乐中偶尔的古乐器,让你不得不大呼妙哉。像是《从前慢》、《苦昼短》、《将进酒》一张一合中尽显燕公子之灵气。
  刘欢、蒋明、胡铁轶都演绎过木心的诗《从前慢》,木心也如陈丹青所愿流传开来。燕池的《从前慢》不同其他人版本,自带种庙宇里的烟火气息,原来这首歌还可以这样演绎。
  @zzpshare:第一次听这个版本时并不觉得有多好听,可是听完了各个版本的从前慢,最后单曲循环的却是这一首。有人有类似的感觉吗?
  燕池的《将进酒》一唱三叹回旋往复,不恰当的比喻,像反复波涛,一浪再接一浪,把悲慨的情绪一浪浪推到巅峰。
将 进 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
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
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
千金散尽还复来。
  @小艺就是小:这就是我心目中的将进酒,苍茫而大气,与尔同销万古愁后那一段吟唱真的是让我情不自禁地跟着哼,人生的狂傲与失落都散落在这百转千回之中,人生得意须尽欢!然而此刻又不甚得意,喝了酒啊,在狂欢之后又是愈加迷惘,钟鼓馔玉不足贵句之后情绪愈发昂扬洒脱,岑夫子丹丘生之唤恍若醉眼迷离之中,很有味道。
  相对于李白的仙气,更爱李贺的诡气!
  一首《苦昼短》,仿佛重见诗鬼李贺。就我个人的见解,我所见歌者里,能把这首诗唱出应有气势的,除燕池外无他。
苦 昼 短
飞光飞光,劝你一杯酒!
我不识青天高,黄地厚。
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食熊则肥,食蛙则瘦。
 神君何在,太一安有?
天东有若木,下置衔烛龙。 
 我将斩龙足,嚼龙肉。
使之朝不得回,夜不得伏。  
自然老者不死,少者不哭。 
  @杜欢颜:乍听燕郎之曲,甚觉怪诞,听得多了,竟生出几分喜欢来。初读贺君之词,总觉晦涩,翻得久了,倒也嚼出几分味道。旁人总说春宵短,贺君却说苦昼短,以我说,昼也短,夜也短,君该寻欢且寻欢,莫等花离春枝再把东风怨。
  《半身》由张庙作词,燕池作曲并演唱。整首歌带着古韵娓娓道来,满是悲凉却坚韧延绵,契合燕郎的一贯风格。
半身是你,半生犹记。
半 身
去破坏一万个浮生 梦里清醒
去拒绝浅薄的流浪 直取往生
脑里雄踞一方
是你长生不灭
宇宙崩坏
半身腐败
  @范无数与谢必安:昔闻公子旧曲《人海》曰“思若久置,念淌为河,人海孤行,藏情致渴,何解?唯漂帆踏浪,需行遍山河,以身绝湖海,天地相熔,星辰相侵,而后歌温柔莫停留”今幸闻公子新词《半身》某自知浅薄,未敢掷语人先,恐增笑谈。
  燕郎很有趣,温和自制,有才华而内敛,灵气逼人而不自知。我一直觉得,从一个人的作品中,是能触摸到这个人的灵魂的。燕池的音乐有中国的古风古韵,有人评价她是个生错了时代的匠人,生对了时代的歌者。 
  还好去除生活气息的,我们还有这样一个充满仙气儿游离繁琐世界的歌手!
  一把琴一壶酒,唱尽凡尘俗世!游走粒粒间,不忘亦初心!
 

责编:历新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