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田小娥:封建社会的陪葬品

2017-06-18 17:50:26来源:青春在线作者:孙伟华浏览:

本周,史诗级电视剧《白鹿原》连续第四次蝉联电视剧总冠军。观众们在观剧时除了叹服老艺术家的精湛演技外,其中的剧情发展也同样牵动着人们的心。

在最近播出的几集中,田小娥死了。她躺在破窑洞的炕上,无人问津。那恐怕是她生命中最为凄凉的一段时间了,没有人听到她的心声,没有人同情她的遭遇,看起来让人心疼。相比于仙草的死于瘟疫,白孝文妻子的死于饥饿,田小娥的死更让人揪心――死于村民的冷漠、死于封建思想。红颜薄命,说的大概就是田小娥这类人吧。
  从一开始父亲由于还债把她卖给大财主开始,田小娥便开始与封建社会抗争。财主的蹂躏、大房的欺辱,让她开始只想找一个安稳的肩膀。于是她和黑娃产生纠葛,她不怕村民的指责与垢陷,不计较贫富,毅然决然与黑娃回到破窑洞里生活。后来黑娃由于农运失败被迫逃亡,留下田小娥待在原上艰苦度日。为了救黑娃,田小娥听取鹿子霖的谗言,勾引鹿子霖的嫉妒对象白嘉轩的儿子白孝文。女人终究是感性的,谁对她好她就会跟谁走了。在与白孝文一来二去的纠葛中,田小娥对这个人产生了好感。她以为他会成为自己的依靠。但是却遭遇白孝文一家家破人亡,她仅有的依靠,也倒塌了。
  田小娥的命运是凄惨的,她的一生,只不过是想追求一个安稳的依靠,却不断被抛弃、被侮辱、被利用。在最后被自己的公公刺死的时候,她道出了自己的无助与委屈:“我到白鹿村惹了谁了?我没偷掏旁人一朵棉花,没偷扯旁人一把麦秸柴火,我没骂过一个长辈人,也没搡戳过一个娃娃,白鹿村为啥容不得我住下?”、“我不好,我不干净,说到底我是个婊子。可黑娃不嫌弃我,我跟黑娃过日月。村子里住不成,我跟黑娃搬到村外烂窑里住。族长不准俺进祠堂,俺也就不敢去了,咋么着还不容让俺呢?”

作为一个普通的女人,田小娥的只不过想像正常人一样,有自己的住所,有自己的丈夫与孩子,然后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然而在那个封建时代,女人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她所有的愿望都必须建立在男权的领导下。她对黑娃的依靠,像是对劳动的依靠,也是最简单,对生活最基本的追求。而鹿子霖是白鹿原上有钱的人,她对鹿子霖,已经转变为财富的依靠。在被鹿子霖利用后,和白孝文的纠缠中,她所追求的,则是对权力的依靠。这个苦命的女人,终究没有找到一个稳定的肩膀。

田小娥的一生,更像是那个社会每个女人的缩影。只不过有的人会选择隐忍而苟且生活,少数人才会像田小娥一样,与命运抵死抗衡。命运是什么,在那个时代,命运是天注定的,是靠人力不可扭转的一种东西。可是,为了更摆脱命运的枷锁,有的人殒身不恤。

责编:历新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