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窦娥的冤屈中看悲剧

2017-11-28 12:33:34来源:青春在线作者:曲迎雪浏览:

  提起窦娥,大多数人就会想到冤屈,想到“血飞白练、六月飞雪、大旱三年”的三柱无头愿。在多数人心中,窦娥就是冤屈的代名词,所以有俗语:比窦娥还冤。对窦娥进行这样的定性,只不过是人们对她冤死的结局对产生的深刻印象。《窦娥冤》本身就是一个悲剧故事,它伟大的成就自然不用过多言语赘述。剧中窦娥的冤死,则是这部悲剧最大的悲哀点。而作者所写的每一个情节,都在为这最后的悲哀作铺垫。
  熟悉《窦娥冤》的人都会给窦娥这样的评价:善良、温顺、有同情心。她的确是这样的人。窦娥守寡之后,决定服从命运的安排,不再改嫁,一心一意侍奉婆婆。虽然这种观念放在当今社会,有其迂腐的一面,但毕竟在那个封建社会的背景下,女子受守节观念的影响是很大的。再如,当桃杌太守严刑拷打婆婆时,窦娥宁愿自己承认死罪,也不愿意见到婆婆受刑。窦娥披枷锁被押赴刑场,她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不幸,而是怕婆婆见到此景伤心。作者在这一方面的性格塑造中,虽然包含这对封建孝道的宣传,但把事件放在一定社会背景下看待,或许我们心中就会多一点体谅与宽慰。所以关于这一点,不再作过多评述。

  如果窦娥只是这样单一的形象,难免过于懦弱,那么悲剧效果也会大打折扣。在很多人眼中,窦娥还是一个坚强不屈、积极抗战、至死不渝的人。当张驴儿父子搬进蔡家,妄图霸占婆媳二人时,窦娥的严词拒绝。窦娥的反抗精神,在此处初露锋芒。在公堂上,窦娥遭到严刑拷打,但她依然慷慨陈词,据理力争,没有向淫威所屈服。而最能突出表现她的抗争性的,便是她在行刑前发的三桩毒誓。面度无处所述的冤屈,窦娥只能把心中的苦痛说给老天,她责天问地,痛斥天地的昏暗与衙门、地痞的罪恶。即便是死后,窦娥的冤魂也未曾放弃过申诉,她冤魂不散,一而再、再而三地在父亲的书案前“弄灯”、“翻文卷”,引起窦天章的注意,最终将冤案昭雪。窦娥的反抗精神、战斗精神在后半部分得以明确的体现。

  都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悲剧也会随着阅读主体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定义。承受能力弱的人,会觉得这是个大悲,反之则认为不过一个小悲罢了。作者对窦娥悲剧形象的塑造,是从三个方法入手的:高利贷的祸害、流氓地痞的欺凌、黑暗的吏治。父亲窦天章为还高利贷,将七岁的窦娥抵给蔡婆婆做童养媳,引“驴”入室也是高利贷的祸害。最终的冤死,是来自桃杌太守的贪赃枉法。这样的命运设定,如何不悲?

  悲剧的存在的意义,不过是从悲中得出的思考。窦娥成为了元代被压迫、被剥削、被损害的妇女代表,成为了元代社会底层善良、坚强而走向反抗的妇女典型。她所反映的,不再是单单的个人,而是一个时代的特征。而社会正是从这一点一点的反思总结中,得以进步发展的。这也是悲剧的意义。

责编:杨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