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在丝路上的魂

2017-11-19 09:11:55来源:青春在线作者:王玉婕浏览:

  驼铃悠悠,商贾重重,旅僧捻珠,南无俱寂,这一路不知行了多少人。前方是黄沙漠漠,背上是破碎斑驳的霞,这一路不知行了多久。

  “叶碎重温隋唐梦,胡铃再起觅富来。”这条路上的驼铃与朔风响彻了千年,沙海浮沉,云波诡谲,时代的罅隙里隐藏着神秘与悲壮。

  当年张骞“凿空”西域,丝玉珍馐之下是以马蹄与血肉之躯铺就漫漫长途,英雄在此泼酒践行,男人们的嗓音里熔铸着豪迈不羁。商贾、官宦走过,载去黄白,载回黄白,然后踪迹渐渐被朔风黄沙掩埋。只有那么一小群人缄默逆行,口中不时呢喃的佛偈被烙印在丝路的上空,响遏行云。
  千刃同音八荒静,四方升平少阴云。僧侣们是这条路上最寂寞也是最珍贵的一群人。商人为着蝇头微利、官宦为着蜗角虚名,他们争先恐后地前往丝路,自诩勇士。而僧侣们则是凭借着强大的精神意志,饮风炊雪,念怀众生,去追求信仰。他们踽踽独行,在漫漫黄沙中渺小的似一粒尘芥,很多人还未抵达圣地便默默死去,可芥子纳须弥,他们在未知的路途上行得坚定,一点点地找回了自己。

  当年玄奘在大觉寺打坐,长安城外传来丝路骆驼商旅的铃铛声,耳边是佛塔悬挂的双鱼铃声,铃声重叠、遥相呼应,也许他听懂的铃声中的真意,“我一定要去西方”,他不知道这一去竟是十七载。当朝堂上众僧退却,他毅然独自西行,横渡沙漠戈壁、翻跨雪岭冰湖,走过星辰,九死一生。“不至天竺,终不东归一步。”“玄奘精神”被后人所铭记,他行的是丝路,更是心路。

  这条路,走通不易,畅通艰难。“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帜耳。”可僧人们身无所傍,自然心无所忧,修身培心者,才是这条路上最自由的魂。

  历大戒的玄奘在这条路上是不会孤独的,因为有太多相同的心穿越白驹之时同他一起启程。已过花甲之年的法显为了维护佛教“真理”,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出走,古稀之年西行寻求戒律,难道是他行的路还不够长吗?求佛理的路有千万条,为什么要拖着病躯选择一条可能无法归来的险恶途呢?

  佛语中有“万法唯心”,“玄奘”们、“法显”们背驮沉重的慈爱与感动,进行着西行求经的跋涉。他们一如希腊神话中推巨石的西西弗斯,他们本身比他们行走的路更广阔,他们是幸福的,不仅是取经归来,更是在求经之途对信仰、对内心的祷告。那条路,他们永远都不会走到尽头。

  朗朗神洲,祚传千载;漫漫丝路,泽遗百代。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条丝路,它满载故事与传说,它是永远涌动喷薄的,像一个巨大的生命体,盘踞在民族的历史之上,横亘万里,绵延千年。只要有人怀着信仰行过,它的血液就会永远流动,永远不会泯灭。僧侣们足够纯净,足够热忱,足够坚韧,他们身上的品性就是众生品性,因为心里的“丝路”唯有自己走过才能悟得真理。

  “丝路”是每个人心里的曲折蜿蜒,它险恶、漫长、未知,但我们必须上路,因为那条路上有我们一直在寻找的魂。

责编:杨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