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为坐误一场

2018-09-23 23:55:58来源:青春在线作者:曲迎雪浏览:

  读罢《暗红色的云藏在黑暗里》后耿耿于怀的是女主人公曾今的失败,而这一次失败,源于坐误。

  如果你也有一位姓薛的朋友,你会怎么介绍他。“薛蟠的薛”还是“薛宝钗的薛”?男主人公薛伟,被人用这两种方式都介绍过,那个人,都是曾今。

  故事发生于画廊,充满了艺术感,情节离不开作画,带着艺术感,人物也极具艺术细胞,都是颇有造诣的画家。在被艺术裹挟的文字里,人性却显露出了与之截然相反的特征,找不到“艺术”的反义词,只能暂用非艺术来代替,简单点来说,是通俗,偶而用低俗来形容也不为过。薛伟最后的成功,不是因为油画的高级水平,而是他具有了人性的高级水平。薛伟,就是处于下风的胡克船长,总能趁机伤害曾今,稳、准、狠,不致命,但刺心。

  所以我能够联想到的,是这个社会的规则。男人们对于事业的追求,是否真的都如同薛伟一样,牙咬切齿地表现出征服北京城的欲望。如果是,那么这部分男人是否也如薛伟一样有无视卖茶叶蛋的父母的经历。拉斯蒂涅将极端利己主义和崇尚金钱发挥得淋漓尽致,成为资产阶级野心家是十九世纪的巴黎必然的悲剧,那薛伟也如同拉斯蒂涅一样,利用身边的关系,对出名垂涎三尺。

  致使我始终不敢轻易对薛伟定性的,是那封令曾今,也令我,热泪盈眶的道歉信。“我们的征程是星辰大海”,在这一程中,薛伟告诉曾今说,你既是我的木元沙罗,亦是我的赤、青、白、黑。这是多么高的地位,薛伟毫无掩饰地表达着自己,也就意味说:你,曾今,就是我薛伟最为珍视的朋友。掉在信纸上的泪水发出的啪嗒啪嗒声,是曾今给予的最沉默而最直接的回应:好的,薛伟,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曾今的性格带有软弱,和我一样。我十分了解这种软弱绝非是懦弱,它的属性是善良。因为不喜欢麻烦别人,或者是不喜欢由于自己的原因而给别人带来麻烦,最终只会给自己徒增许多难以名状的困扰,挣扎的内心是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到,并只能自己在黑暗中,满眼噙着泪花,小心翼翼地舔舐伤口。所以在刘导师聚会的饭桌上,尽管被众人误会薛伟是自己的男朋友,内心极其痛苦的她,并没有对奔向自己的口水开启反弹。

  那一场大醉冰冻了两人的关系,再也没有解冻。此时的薛伟已经通过曾今打通了自己未来的路,他奔着自己梦想中的北京城一路狂飙,留下曾今一人独自泅渡,哪怕她只是一名女子。

  曾今对薛伟卸下防备,是因为他说画笔要画内心的东西,曾今对薛伟产生抵抗,是因为他最终还是画了如《圣城》一样的东西。

  有时,志同道合可以克服所有,比如贫穷,所以曾今可以请薛伟吃无数次的饭;有时,道不同不相为谋可以瓦解所有,比如情感,所以曾今最终一人欣赏了藏在黑暗里的暗红色的云。而这一切,源于不了解的坐误。

责编: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