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欢喜(二)

2018-07-03 21:45:10来源:法学院作者:王向莹浏览:

  这几周期末考试、考研和实习的压力累加,使自己想逃跑,常想起小时候的事。小时候,放学回家做完了饭,就搬着凳子在院子里写作业。那时候,风凉凉的,水很好喝,蚊子也不凶,院子是篱笆围起来的,路上来回的人笑着和我说话,要想的事只有做完当天的作业和等爸爸回家。

      坑女儿专业户 

  自己在刚上小学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那时候年纪小懂得也少,看着自己身上插的管子,就觉得的自己可能会死掉,每天晚上都会偷偷的哭。爸爸当时在外地匆匆赶回来,对我说:“好女儿,你不会有事的。我问:“你怎么知道的呀?他一脸认真的回答:“祸害活千年啊!我当时就安心了。一年春节,他找不到地方挂鞭炮,就找了根竹竿,把一串鞭炮挂在上面,让我举着他去点火,但点燃鞭炮后系口松了,鞭炮顺着竹竿一路噼里啪啦地滑到我怀里来,我吓得六神无主,忘了抛开竹竿。所幸鞭炮到我怀里时已经放完了,但我的新衣服却没能躲过一劫,只听老爸说:“你的新衣裳被炮仗炸坏了!然后紧张的检查他自己的衣服。后来,村子里新建了面条厂,全村人兴起了吃面条的热潮。我家自然也不例外,这种食物深得我爸的喜爱,一锅水加一把面条,五分钟速成。我们早上吃,中午吃,晚上还吃。我实在吃不下去了,就问他:面条怎么这么难吃啊?他生气的回答:“面条都是这么做的,你听谁家孩子说过难吃!”于是我委屈的吃了16年的清水煮面条。直到上了高中吃食堂,才知道面条里可以加葱花,加鸡蛋,加各种佐料。

小胖是笨蛋 

  邻居家有一个和我同岁的小女孩,但块头却是我的两个大,我就管她叫小胖,她也不生气。小时候,我嫌她慢吞吞不愿意和她一块玩,但迫于双方家长的威逼利诱,只能玩的时候也带上她。我们家前面就没有人家了,有一片小树林和一个小山坡,附近的小孩儿都会来这里玩。我们一块建堡垒,挖地道,然后玩打游击的游戏,但是只要有小胖参加,我们的堡垒和地道就会顷刻坍塌。小胖生病的时候总是吃不下饭,她爷爷就让我陪着她一块吃,但我吃饭快,她还没吃完一半,我就吃完了,只能再硬着头皮吃第二碗。她生病的那段时间,我变成了小胖。我们上小学的时候还是同桌,有一次老师布置写作文,题目是《我的同桌》,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交上。结果她忘了写,我就把我的作文给她抄,并叮嘱她要改一改,不要把名字也抄上。她果真只改了名字,然后我俩被罚站了一周。后来,我们被分到不同的高中,高中那段时间是我最自卑的时候。有一次放假,我俩晚上出去压马路,我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说自己渺小的就像是一只蚂蚁。她在边上小声的说:那我就是你旁边的另一只蚂蚁。我哭的更厉害了。

  想起这些事情时,想哭又想笑,谢谢你们的出现,是你们组成了我不完美却最美好的年少,是你们让我在疲倦的时候有梦可以做,是你们给了我穿行这世界的信心。

责编: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