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4 00:23:58来源:青春在线作者:谢丽浏览:

  “言蜀者不可不知禅,言禅者尤不可不知蜀”,蜀地向来是一个佛教文化盛行的地方。蜀中自古多名刹,乐山大佛与色达佛学院上的“坛城”闻名遐迩,黄龙寺和峨眉山上的金顶佛光自古就是佛教圣地。藏族更是一个全民信佛的民族,川西高原上藏族聚居地,藏传佛教文化盛行,高僧、活佛的故事像是狂野上的风在高原上久久流传。

  去年在成都和友人会面,约在武侯祠前的锦里。友人把位置弄错,去了武侯祠横街,结果我兜兜转转在横街藏民聚居区找了她许久。我穿过一条条街,路过一家家店,透过阳光和玻璃像是穿越到了拉萨。各色藏商开的店铺林立街头,唐卡、藏袍、藏饰品层层叠叠,街头的叫卖声都粗狂。每条街都是相似的红黄基调,每个店都像是会发光,金身佛像、佛具闪着金光,藏袍、佛珠红黄蓝相交,夹杂着唐卡、风马旗的彩色,这是一条色彩温暖的街。店名上的藏文密密麻麻,古老的咒语穿越千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呼唤着信徒前来。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扎着油光发亮的辫子,穿着藏袍,说着椒盐味川普和我听不明白的藏语。不时有穿着袈裟的藏僧走过,手里拿着转经轮,转一世轮回。

  在这片小小的藏民区,川西、西藏、尼泊尔、印度的店铺应有尽有,各色佛教文化聚集在此。我就像一个误入者,一瞬间穿越了时空,去到了拉萨,去到了川西。

  小时候我也拜过不少佛。印象中第一次是跟着外婆去的,在乡下的寺庙里。时光模糊了记忆,却依稀记得青瓦上的雨,滴滴答答,从寺庙屋檐上黛墨色的青瓦凹处往下滴落,上翘的檐角甩出雨滴,落在青石板上,和着寺庙里师父的经声。外婆在堂内烧香拜佛,把所有祝愿的好话说个遍;我里里外外跑个遍,不时看看笑口常开的大肚佛和凶神恶煞不知名的神佛,也在高高的门槛后看檐上的雨和老师父来来回回。

  我也记得镇上的尼姑庵,简陋破败,在一条破败的老街昏暗的角落里。岁月在这里似乎格外的慢,庵外的人悠闲散漫的过着日子,庵内的时光更是仿若定格,诉说着千百年来同样的故事。庵内的香台上积了灰,供桌上放着外婆带来的苹果。

  我还记得小时候妈妈带我去拜过的两母山上的古庙,戴着求来的红绳,拿着郑重抽到的签在老师父面前求教,从此小心翼翼避着我命里的水劫。人生最虔诚的一次跪拜是在感恩寺,高考将近,只等一次尘埃落定。上香、叩头,将所有虔诚用尽,求一次心安,望佛祖能够厚爱我一份……

  我走过许多路,见过许多佛, 却依然最想去看看川西虔诚的藏传佛教,去看色达五明佛学院,在这座世界上最大的藏传佛学院的最高峰——“坛城”,转上一百圈经,佑所有我爱的人长命百岁……

  有那么一天,我要去川西,去阿坝、去甘孜、去贡嘎……唱着高原上的歌,穿过风穿过云,走过一座座寺庙。去拜神山、拜神湖,看风马旗在空中飞扬,看藏年里酥油花绽放,看路上僧人来来往往。

责编:曲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