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家的姐姐(中)

2018-05-07 13:03:48来源:青春在线作者:朱世江浏览:

  春节到来的时候,可以说是最为让人着迷的了。晚上,开着电视,把声音调大,在屋子里看着电视,妈妈和爸爸在外边忙活着包饺子,有的时候还炸糖果子,慢慢地等待着第二天黎明的到来。忽然,原本的宁静被一声鞭炮的爆炸撕破,随后,越来越多的鞭炮划过夜空,只留下一声声的声响。当时,环境还是特别好的,天上的云特别白,天空特别蓝,空气也是只有泥土的气息,那时候还会有许多人家选择放烟花。而在这个时候,我一般都会爬上平房,看那些渲染黑夜的烟火,顺便看那个从窗子里探出脑袋看烟花的邻居家的姐姐。
 

  春节的除夕夜就这样过去了,我也等到了爸爸妈妈放在枕头底下的红包,要是说那个红包啊,就是用一张红色的人家结婚使用的纸,简简单单的将钱一包,就放在枕头底下,就算是个红包了。早上,一宿没睡的我,在爸妈的催促下稍微吃了两口饺子,然后等爸爸放一些黄豆苷点上,放在天井里烧着,烧完之后就可以出去了。
 

  这是我最期盼的一天,也是最讨厌的一天。早上,一般都是会带着一盒鞭炮,一边走一边玩着鞭炮,大年初一的时候,爸爸妈妈也不会说些什么,当然了,有的时候还是会说上两句的。我们出去溜门子的时候,是要按着辈分的,从最高辈分,从年纪最大的开始,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讨厌的原因,一般一溜就得跑一上午。等着溜到我家的时候,也就标志着要结束了。那时候,流程是必须的,不可少的,开门进去要问好,从辈分高到辈分低,从认识的到不认识的都要问好。虽然说有好多亲戚不太认识,还是要拜年的,虽然说红包一般见不到,但是糖果是可以塞满好几口袋的。有的时候,到一家亲戚的时候,还是要稍微坐下来,吃上两口的菜肴,虽然都是凉的菜,但是这是必须吃的,我们最开心的就是磕着瓜子,看着大人们喝酒,听着他们拉家常。这一上午的时间,基本上都要花费在走亲戚家,那时候去的当然是爸爸家那一方的亲戚了。

  下午,爸爸妈妈都会去邻居或者是村里的朋友家玩,而我呢?当然是和我前一趟胡同家的和我同龄的孩子玩,我们和谁玩呢?当然是我邻居家的姐姐,以及姑姑了。她们比我们俩都大。那时候,过年是一定会飘雪的,我们打雪仗、做雪人,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我们被欺负,邻居家的姐姐是那种特别开朗的人,按照现在我所懂得的词汇来说,就是女汉子。当然,那时候没有这个词,就算是有,我也是不知道的。姐姐在的那两个年啊,都是玩的特别开心的,就像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一般的开心。那时候,我爸会常去他们家喝酒,当时的邻里关系特别和睦,是属于一家人的关系。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我在邻居家的大娘家睡着的事情。那个时候天已经很晚了,爸爸妈妈出去干活,把我放在了姥姥家,在姥姥家没有什么好玩的,一直期盼着回家,在我百般的折磨之下,姥姥终于再次和我回家看看,那是太阳已经下山了,我还记得姥姥说的“我还要在家看门”,我说“我家也要看门,再说,我姥爷还在家呢。”然后,等到家之后,却发现爸爸妈妈还没回家,我又不想回去,就在家等着,邻居家的大娘看到这里,就让我姥姥先回家了,把我领回家,让我吃了点东西,然后在床上看电视,然后,我就睡着了。
 

  当我爸去喝酒的时候,我一般是不会跟着出去的,也就只有去邻居家的时候,我才会跟着,看着姐姐在玩玩具。她的玩具,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她不玩布娃娃,不玩餐具,屋里是一套音响设备,我那时候就听着她在唱歌,有时候我也会唱上两句。等爸爸喝完酒回家的时候,差不多就已经是晚上了。一般,这个晚上还是会有人去玩的。但是,我已经不清楚了,因为那时候开心玩了一天的我,已经累得睡着了,第二天,听爸爸说,邻居家的姐姐好像也累得睡得特别早。

责编: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