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家的姐姐(上)

2018-05-07 12:59:20来源:青春在线作者:朱世江浏览:

  我自小生活在农村,在那里接受着每一块土地的洗礼,接受着风俗的洗礼。现在,我依旧渴望生活在农村,依旧渴望乡俗的洗礼,迫切地想远离喧嚣的城市。我依稀记得,在我家东边的那个邻居家的姐姐,姐姐其实本不是邻居家的,是随着妈妈到邻居家的,我和她本不熟悉,也就是过年的时候,邻居才回家,我才见到她。她在我记忆里占据的时间也不长,仅仅就是两个年头,也就差不多总共半个月的时间吧。而那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就已经和春节这个节日挂上了勾。
 

  在我们那里的春节,其实没有人叫春节,因为在我们那边啊,都是叫过年的。习俗其实和别的地方差不多,要是一定要是说差多少呢?对于这个,我还是真的不知道,毕竟去过的地方太少,感觉每个地方的春节都一样,而且现在电视越来越多,习俗越来越少,年啊也就没有个年味了。要是说多年来唯一不变的是什么?那就只有是包饺子、吃饺子以及一些面食的捯饬了。
 

  从春节的前几天,村子里就已经开始忙活了,忙着扫屋子,忙着贴春联,忙着做春节出的馍馍、糖饺子、枣山、发团。现在依稀记得,那几天是妈妈最忙的时候。在春节前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邻居家的门就开了,那个姐姐也就来了,每年也就是只有这几天们是开着的,也只有这几天可以看到那个姐姐。过年这件事情啊,让邻居家的姐姐、姑姑都开始忙活了,当然,做为家中最小的我也不例外。刚开始忙活的时候,就需要帮大人烧火,这火一般都要烧一天的,从早上天还没亮,到晚上星辰满空是都要烧火的,为什么烧火呢?当然是为了蒸出那些春节到元宵期间要吃的东西了,那时候啊,和现在不一样,那个时候,春节和元宵期间是不允许做面食的,最多也就是炒上两道菜,热一热蒸的面食。几乎每年烧火的时候,都要烧到晚上土炕上都不太能睡人,等到了晚上,一家人把铺盖放在地上,就睡着了。我还记得,那时候妈妈是一天到晚不停地忙活着的,要弄一天的东西,那时候啊,弄的东西可多了,有的时候会弄一到两个大口袋。而且,除此之外啊,还会有炒的果子,也就是花;买的瓜子,各色各类的糖果有时还会买一些水果放在桌子上。我最为开心的就是可以时常看着那个被我烧地旺旺的火,因为除了那几天,小孩子是不许玩火的,就更别提烧火做饭了,当时,只要是看着那旺旺的火,就特别开心,有的时候火头太大,都烧了眉毛或者是手上会沾上许多灰烬,也就只有这几天,是大人最为容忍我们天天灰不溜秋的日子了。或许,随着自己慢慢长大,或许,离那记忆中的地方太远了,现在的我啊,想开心都没有那么简单了。

  等到这年除日这一天,又是一个特别忙的日子,大扫除、贴春联好像都是集中在这一天的。在家里,贴春联的事情,一般都是不让大人插手的,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习俗。贴春联的时候,我站在板凳上,把浆糊涂在春联上,贴在墙上、电线杆上、门上、玻璃上、水缸上,只要是有空的地方,能贴的地方都会贴。那时,最快乐的就是贴完春联看着邻居家的姐姐贴春联了。我还记得,春节期间妈妈常常告诉我,说我小时候当爸爸在贴春联的时候,经常给揭下来再贴回去的小故事。那时,和看邻居家的姐姐一样开心的就是那春联上的红红的颜色,只要是贴剩下的春联都被我用来泡红色的水了。

  贴完全部的春联之后,就要开始洗刷那些吃饭的、喝茶的工具了。或许是处于孩子本身对水的热爱吧,这居然成为了我在冬天唯一玩水的向往。那时候,洗东西这件事情也是不需要的人插手的。当洗完这些工具之后,我一般都会再次爬上那矮矮的平房上,看着爸爸帮着邻居家杀鸡或者是弄猪头。顺便还看看邻居家的姐姐,看着她洗盘子,洗碗的样子。静静地等待着春节的到来。

责编: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