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豆腐

2018-04-14 08:59:19来源:青春在线作者:徐赫浏览:

  小国王就职的时候年纪小,特别皮,熊孩子的那种皮法,就叫他阿皮吧。阿皮气走了好多个德高望重的老师,但没人管得了这熊孩子。

  好不容易老丞相几个老臣把他制住了:“请陛下今天挑一个新的老师,以前您说我们给挑的老师教不好,那么您自己挑,不许再闹了!”

  阿皮今天正愁这事儿,愁的午饭都吃不下。其他宫女太监急得半死,正好御膳房来了个年轻的新厨子,做了道杏仁豆腐,小孩一吃眼睛就亮了,屁颠屁颠去了御膳房要见这厨子。其他人以为大难临头,把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推了出来:就是他!

  阿皮指着他:“就他了,我挑他当我师父。”
 
  君无戏言。厨子就这么成了小师父。但能教什么呢,教做菜吗?厨子毕竟是杀鸡杀鱼不眨眼的,淡定得很,就这么开始教了:咱们先来学基础刀工,切块,片,丝,丁,末…
  老丞相偷偷把三坟五典塞给厨子让他教阿皮,但这位小师父自己也大字不识几个,没法教。一个月过去,阿皮已经会自己切土豆丝了。比起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老学究,小国王更喜欢这个小师父,好玩极了,表情淡淡的像是没睡醒,大概是平民出身,也不知道繁文缛节,关键是做菜的时候顿时变了个人,特别认真。小时候都这样,觉得好玩的就是对的。 

  老丞相很急:“陛下不能这样贪玩了。”

  阿皮:“我就这一个朋友。”

  老丞相摇头:“你一个朋友都不能有。”

  有天教勾芡,阿皮问:“师父你是哪里人啊?
厨子是在辽东那边出生的,但因为旱灾逃荒,是跟着舅舅在江南长大的。中途待了很多个地方,各色菜品都熟记于心。厨子说,自己没其他特别的本事,但却能分辨出碗里的米产自哪里。阿皮不信,让人从库里拿了不同产地送来的米,厨子果然一一说对。阿皮佩服得五体投地,于是也成天练着识米。

  阿皮长大懂事,是突然的,因为老丞相去世了。原来所有的事情,老人都替他担着,胡子花白了,走路都快走不动了,还为他镇着全局。下葬那天,家无余财,一生清廉。

  人在的时候,阿皮嫌他啰嗦,后来不在了,万事都要自己来了,阿皮便一下子懂了这位子坐着有多烫屁股。

  因为是陪着阿皮长大的,厨子成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御膳房主事,要啥有啥。阿皮有时候累了也会去厨房找他,师徒俩一起做个菜。阿皮:“你要啥就和我说。这世上,没有我给不了你的。”老丞相在世时,阿皮没来得及好好对他。厨子还年轻,阿皮想让他一世荣华富贵。

  起初一切都太太平平的。但是从第三年开始,陆续有人和阿皮告状:“陛下是不是太纵容那个厨子了?他府上的亲眷昨夜犯了宵禁被抓,居然打伤了卫兵逃回府,厨子到现在还不开府门,摆明了是要包庇到底。”阿皮说算了,厨子一家都是苦出身,不懂事。最后就罚了些钱,把那个亲眷打了十几板子再赶出京城,算是了事。

  阿皮熬夜批奏折,小师父端了份宵夜进来。阿皮说:“你亲戚这事儿下次可不能有了,原本是要杀的。”厨子说:“那亲戚是我舅舅,像父亲一样把我养大的。”阿皮为难,迟疑片刻后心软了:“过一阵等没人记得这事了,再把他接回来吧。”

  厨子欢喜了。欢喜没几天却得到消息,舅舅在外面突发暴疾,骤然没了。 阿皮去御膳房看他,就见小师父在给自己做点心,做着做着忍不住捂着眼睛靠在后面的案台上,眼泪沿着指缝落出来。

  人小时候见到这种场面,尚不知这哭是为何;越是长大,理应越是铁石心肠,却越是见不得此类情景。

  阿皮给了小师父一大笔钱,用来安置长辈的后事,还顶着压力,把内宫全部的采办事务都交给了师父定夺。

  厨子说:“还不够。”他说这话的时候是咬牙切齿的:“这群文官,当年我家乡闹旱灾,赈灾的米一粒都没见到,这群人救我们了?今日我舅舅不过是犯了宵禁,他们竟把他逼死!”

  厨子没读过书,想事情一概像做菜,一步步往下走,活在锅碗瓢盆的天地里。过了几天就做出荒唐事,找人把那名上奏的文官打了。阿皮只好下令把人禁足。

  禁足半个月,他还是决定去看小师父。进了书房,发现厨子居然在识字。原来是老丞相原来给过他三坟五典,让他教阿皮。但厨子不识字,就决定慢吞吞学起来,以后总有一天能自己学会,再拿去教人。

  阿皮忍不住笑他:“我早学会了。”这一笑,气也消了,把禁足也去了。

  有天有人上奏,在民间发现宫里内库的宝物。阿皮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索性让人盘查下去,暗示厨子自己将东西还回来。结果就这么查下去,发现有负责云贵旱灾赈灾的大人干涉其中。还有一连串内外互通的事,没法再像以前一样收尾了。

  阿皮去厨子家。厨子是跟着舅舅逃荒来京城的,一家都靠做菜,不知何日出头。因为做了一道杏仁豆腐,甜得恰到好处,被阿皮指做了玩伴小师父,从此荣华缠身。
  厨子到最后也没觉得阿皮会杀他。阿皮在他家替他做了一道杏仁豆腐,一不当心糖加多了,痴痴笑自己。师徒俩吃完宵夜,有宫人送了一杯酒来。阿皮不想看这终局,自己先走了。 

  过了数月,有人报喜,说云贵旱灾已过,这一季粮米丰收。还端了一盆米给阿皮看,说是从那边送来的。阿皮闻了闻,笑了:“当我识不出么?这分明是京城当地的米。”底下噤若寒蝉,他笑着笑着,忽然哭了。

  那次,阿皮杀了很多人。

责编: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