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的油焖大虾

2018-03-30 21:20:04来源:青春在线作者:贾文璐浏览:

“等你回家,姥姥给你做油焖大虾!”
 

离家大半年,终于走下火车的最后一级台阶,回到我心心念念的小城,却听说,姥姥病了。其实在我印象里,姥姥身体一直很好,可能是因为在我身边的老人辈里她的年纪是最小的,以前总会把泛白的头发染黑,穿着好看的衣服,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做上可口的饭菜,照看我们三个小孙辈,所以我总是觉得她永远不会生病。只是近几年,也许真的是老了,发现身上出现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毛病,体力也不如从前了,有时只能无奈地感叹,“老了老了,做不动饭了”。所以听到姥姥住院了,我心里还是不由得咯噔一下,想着赶紧跑去看看。
 

姥姥是个多愁善感的人,我一推开门,她就哭了。抱着我又是说半年没见,又是说想给我做“油焖大虾”却没办法让我一回家就吃上了。絮絮叨叨的话却也听得我心里泛起一阵阵酸意。
 

我记得在我上高三前,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虾了。也不是因为吃起来麻烦,而是每次吃到的虾都感觉有种饭店的味道,总是缺少那么些家常味。高三时间紧、压力大,从前每个星期回姥姥家吃饭也成了一种奢望,常常是隔了大半年才会回去吃一次饭,吃完饭也是急急忙忙撂下碗筷就走,尽管回姥姥家只有十五分钟的车程。因此,姥姥总是会在我“不容易”的一顿饭上把我喜欢吃的做个遍。

突然有一次,舅舅送来一盒大虾,姥姥便把它油焖了给我吃。那是我第一次真正的爱上吃虾,激动地一直感叹“为什么这会儿才发现虾这么好吃!” 虾壳外面包着金黄色浓郁的汤汁,吃的时候要沾足了汤汁,先吸干虾上满满的油汁,再剥开虾皮,虾肉再沾一遍汤汁,不管虾多大,都尽量不要一小口一小口地吃,一定是一下子放进嘴里,让虾油香裹挟着虾肉的饱满Q弹,在齿间不停地跳跃。吃完了,还一定要把手指上留下的余味也吮吸干净才行。从那以后,我总是馋那一口“油焖大虾”。每次我打电话说要回去吃饭,隔天姥爷都会起个大早,跑去早市上买大虾。而我也会毫不客气地把一盘虾吃完,再吮吸干净手上所有的汤汁。
 

在虾头到第二个骨节的地方挑出虾线,用清水冲洗晾干,“再拿纸把虾里面的水也都吸出来,葱姜蒜煸出虾油,拿一个小碗把生抽、老抽、耗油、料酒都调在一起,等到虾变色的时候倒进锅里,炒到收汁,最后在出锅时滴上一滴香油,这是我最爱的“油焖大虾”。姥姥总说特别简单,一点也不难,可爸爸在炉边学了好几次,却怎么也做不出来相同的味道。姥姥的手艺虽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山珍海味,却是我心中最香的“家”的味道。
 

过年前,姥姥的身体终于好了,不再忧心忡忡地嘟囔着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而又是那个说话都带笑的精神的姥姥了。
 

她说,“等你回家啊,姥姥给你做油焖大虾!”

责编:曲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