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忘

2018-03-28 17:10:00来源:青春在线作者:徐赫浏览:

  地府的判官大人有点老糊涂了。

  “堂下冤魂,姓甚名谁?”

  “禀大人,小人牛二。”

  “怎么死的?”“失足落水。”

  “哦……堂下冤魂,姓甚名谁?”

  足足审了三个时辰,判官大人才勉强记住了牛二的名字。

  黑无常看不下去了,悄悄拽住了白无常。“我说,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眼看年底了,业绩又要输给牛头马面那两个家伙了。”

  无常无奈地摇了摇头:“没办法,老判官都三千多岁了,人间有个词咋说来着?阿尔兹海默症!”

  “啥意思?”黑无常额头发黑,一脸懵。

   “老年痴呆呗!”

  白无常进去送茶的时候,气得判官摔了杯子。“枸杞?我还没老呢!”判官吹胡子瞪眼地冲白无常拍桌。白无常吓得小脸煞白:“大人,这是好东西啊,健脑明目,属下是看您日夜操劳,这才……”判官挥挥手:“出去!把我的铁观音泡上!”白无常恭恭敬敬地鞠躬退下。


  “等会儿……”判官突然喊住了他,“地上怎么有个碎杯子?是谁这么大胆,敢在我屋里摔东西!”白无常愣在原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还好自己脸白,翻白眼他也看不出来……

  黑白无常一块儿找到了牛头。“牛爷,您见多识广,给我们哥俩出个主意。判官记性越来越差了,这可如何是好?”

  牛头沉思半响,摸了摸锃光瓦亮的牛角:“说到治失忆,你们是不是忘了一个人?”白无常一拍大腿:“你说的……是孟婆?”

  牛头从鼻子里喷出两道兴奋的白气,“她既然能让人失忆,总缺不了补救的法子!”

  白无常激动地站起来,拉着黑无常就往外走。黑无常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多谢牛爷仗义,我这儿有包好东西,送您尝尝鲜,就当咨询费了。”

  牛头迫不及待地拆开了袋子:“来就来了,还这么客气……什么好东西?”

  “上等的神户牛肉!”

  “滚!”

  走到奈何桥边,黑无常还委屈着呢:“我自己都舍不得吃呢,他怎么不领情?”

  白无常叹了口气:“老范啊,我那儿还有判官大人喝剩的枸杞,你拿去补补脑子吧。”

  看见了孟婆,白无常犹豫了一下,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判官大人老糊涂了这种事,实在是太丢人了。没想到,孟婆的话却让他吃了一惊。

  “你们判官呢?好几天没看见他来了啊。”

  “判官大人?孟婆婆,你的意思是说,他常常来你这儿咯。”

  “是啊,隔三差五就来,说是讨杯酒喝,然后就坐着和我唠嗑,一聊就是半天呢。”

   黑无常脸色发黑,似乎有了什么不好的联想。孟婆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话:“我这儿好几千年了,什么时候有过酒?”白无常颤抖着声音问:“那您给判官大人喝的是……”

  “孟婆汤呗!”

    判官大人记忆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孟婆和黑白无常一起回了阴律司,盯着判官大人喝下了慢慢一大碗解药,然后对着他就是一阵数落:“你不用审案子啊?记性不行了还一天天地蹭汤喝,太让我失望了!”判官大人低着头一言不发,唯唯诺诺的样子像个偷糖吃被抓到的孩子。

  好半天,看孟婆气顺了,判官大人才笑嘻嘻地凑过去:“孟孟,你看我解药也喝了,消消气……我以后,还能不能再去讨酒喝?”

  孟婆狠狠瞪了他一眼:“没有正当理由,再也不许踏入奈何桥一步!否则,我就一千年不和你说话!”

  看着判官大人像只温顺的小猫,黑无常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这还是那个,敢和阎罗王拍桌子的判官吗?”白无常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说:“这就是所谓的,老来春呐……”

  判官大人又来了奈何桥。

  孟婆赌气地转过脸去:“你又来作甚?”判官大人嘿嘿一笑:“那啥,我觉得记忆力还没恢复完全。孟孟,你能不能行行好,再给我碗解药喝喝?”

责编:曲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