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妻鹤子的和靖先生

2018-01-14 08:58:17来源:青春在线作者:刘烁浏览: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对迎,谁知离别情?
——林逋 《长相思》
  林逋,字君复,名和靖,宋朝钱塘人氏,也就是今天的杭州人。早年云游江淮一带,后来在西子湖畔的孤山隐居,二十多年没有踏进过城市的繁荣之所,一身才学,却不肯追逐仕途,其性情“恬淡好古,弗趋荣利”。以写诗见长,其诗风格淡远,著有《林和靖先生诗集》。林逋一生没有娶妻,也没有子嗣,他在孤山栽植了三百六十多棵梅树,又养白鹤数只,时人称之为“梅妻鹤子”。
  林逋不是第一个咏梅的人,但就因为这首诗却成了咏梅第一人。他早年游历在江淮一带,估计山山水水,春往秋来之间早已赏了个遍。不惑之年以后,他找了一个托付终老的地方---杭州西湖边的孤山。据说孤山海拔很低,因位于内湖与外湖之间,所以可揽西湖盛景,又有梅屿之称。冬春相交时,梅开满园,香气澹远。这样说来,诗人是居住在梅林之间的,再加上生性轻寒,与梅为伴再适合不过。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碎石围砌的小池边,正有一轮刚刚升起的弯月,若有若无的照映在清香沁人的梅边,虬枝疏斜,淡染晚霜。池水轻摇寒影,梅花暗香浮动,一个人,一个黄昏,一定还会有酒有诗,还有诗里透露的高格,那就是诗人孤芳自赏的仙逸。这仙逸不伪装,不矫饰,是一种真洒脱!元人曾写“对酒看花笑,无钱当剑沽,醉倒在西湖”,这分明就是在写林逋。敢问这种真性情有几人可以拿捏到如此地步,如同我本青山间的一颗草,绿水中的一沙鸥,外物与我,我与外物本是一体,悠然淡泊间做一个潇洒中人。

  林逋归隐山林,与僧道多往来,常驾一叶小舟伴日出日落,如果有朋友来访,他便和童子约定,放鹤为信,他见鹤必归。否则,便是山水皆诗画,饱饮自然之泉,然后化于笔墨。不过,说起来,林逋的确异于常人,他的诗作自己从不留存,一诗拟就,稍作吟咏便弃于一旁。有人问他,以他的才学,每诗都是上品,为何不留于后世。林逋落个洒脱:我连今生的功名都不看重,还要什么后世!

   感觉林逋是把自己当做一粒尘埃,来到世上,只为游走,不留痕,不奢念。

责编:曲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