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中

2018-01-01 12:09:02来源:青春在线作者:徐赫浏览:

  站台上。我和许许多多准备回家的人们一样,听着工作人员的指挥,站在黄线以外,等着火车从远方闪着灯向我们开来,暖黄色的灯光并不刺眼,反而增添了些许回家的温馨感。我看着手边的行李箱,再看看都在摩拳擦掌的人群,心中了然这肯定又是一场“恶战”。

  当我提着十几公斤的行李箱穿过层层人群找到我的座位坐下之后,顿时觉得半条命好像都没了,在心里不禁暗骂一句。看我身高不够没办法把行李箱放上行李架,坐在我对面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主动提出帮我,道谢后我便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拿出打算在车上看完的书,手机插上耳机,放上一首民谣,便开始沉下心读书。

  “妈妈,快看我画的棒不棒!”带着些许兴奋的语气传进我的耳朵。我抬起头,是刚才帮我放行李的大叔的女儿,十岁左右的年纪,我跟着她的手指的方向看向她的画,纸上是一个我不知道的动漫人物。

  “嗯,画得很棒,但是现在已经十一点了,别人都在睡觉了,所以我们说话要小点声,好吗?”女孩的母亲温声教育着女孩,说完抬头向我歉意地一笑,我笑着摇了摇头,表示不在意。

  
不一会儿,女孩撑不住歪在母亲身上沉沉地睡了过去。女孩母亲的手在女孩的背上轻柔地拍着,脸上带着笑。

  
“丫头,你这是大学放假回家?”女孩母亲看我有点无聊,主动和我搭话。

  
“嗯,元旦放假,正好回家一趟。”

  
“那挺好的,但是这趟车时间很晚啊,以后你自己最好不要坐这个时间的车,太危险了。”她带着些许担忧的语气劝诫我。或许因为她的话很像母亲和我说话的语气,我不禁对面前这个面容柔和的女人产生了亲近感。

  
“是啊,我知道,但是当时没注意,只想着赶快买票,别被别人抢去。”我笑着和她解释。

  
忽然,一直在旁边打盹的女孩父亲醒来。“你休息一会吧,熬夜不好的。”他看着自己的妻子,眼里除了点点血丝满是柔情。

  
“嗯,那我睡一会儿。”她调整了调整自己的坐姿,在丈夫身上找到一个舒服的角度闭上了眼睛。她的丈夫慢慢地抬起妻子的双腿,放在自己腿上,轻柔的帮妻子按摩着小腿。他的手上满是茧子,手指粗短,按摩时稍显笨重,周围不免有异样的眼光,他选择无视。

  
火车在经站暂时停靠后,再次出发,刚启动难免有些大幅度的晃动,由于惯性,女孩和她的母亲突然向前倾,女孩父亲在睡梦中下意识的伸出手,刚好揽住女孩的肩膀,将女儿和妻子圈在自己的手臂和座椅之间,以保证她们的安全。但或许是太疲倦,他并没有醒过来,就这样一直揽着女儿的肩膀,直到一个多小时后我下车时他的手也未曾放下。

  
我坐在他们对面,看着温馨的一家三口,心里突然有些空落落的,回家的心情变得异常迫切。

  
终于到站,已经凌晨。我拖着行李箱,穿过人群,看到了在车旁等待的父母,我边朝他们走去边向他们招了招手。母亲一边责怪我不应该买这么晚的票,一边帮我把箱子放进后备箱,拉着我坐上车。我和他们说起途中遇到的一家三口,戏谑道:“爸,你看人家对自己的老婆孩子这么好,是吧!”

  
“你摸着你的良心,我对你和你妈不好吗?”父亲佯装生气地回嘴,一边拧开保温杯的盖子,递给我一杯温度刚好的水,热气氤氲在车里,玻璃上瞬间起了一层薄雾,看不清外面人的面容,父母的脸却是清晰无比,刚才空落落的心瞬间被填满……

责编:曲迎雪